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几个世纪前,伏尔加冰原上一头凶残、贪婪的北极熊,结束了冬眠,越过乌拉尔山脉,向东、向南,张开血口,伸出熊掌,扑向满清王朝的龙兴之地。十九世纪以来,这头北极熊,无论它叫俄国还是叫苏联,竟然侵占了我国数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

 

中国近代史上,确有几位远见卓识之士,在事物未萌之际,即看出了俄国的侵略野心。18415月,清道光帝给林则徐定了一个在中英鸦片战争中“殊未妥协,深负委任”的罪名,先是撤销其两广总督,继而革去其四品卿衔,“从重发往伊犁,效力赎罪。”(《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卷二十九,中华书局,1960年,P1056)在时人眼中,构成中国边患的威胁主要是英国。然而,因对英斗争誉满华夏的林则徐,在流放伊犁期间,踏勘边疆,屯田耕战,察访夷情,竟然得出了完全不同的结论。18508月,时方以西洋为忧,后进咸就公(林则徐)请方略。公曰:‘此易与耳。终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吾老矣,君等当见之。’(《国朝先正事略》(下)卷二十五,岳麓书社,1991年,P891)此时距林则徐去世仅三个月。

 

十七世纪末期,由于清康熙帝强力抗拒沙俄的侵略,16899月,双方签订了《尼布楚条约》,两国边界维持了百年稳定。正因如此,对于林则徐的临终嘱咐,“闻者惑焉”,将信将疑。然而,林则徐去世8年之后,在中英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凶残的北极熊,竟然对中国落井下石,通过《瑷珲条约》,鲸吞了我国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辽阔富庶的国土;又过了两年,贪婪的北极熊,又通过《北京条约》,侵占了乌苏里江以东4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土地,其中包括不知比钓鱼岛大了多少万倍的库页岛。又过了四年,俄国终于在林则徐曾经踏勘过的新疆下手了,它通过《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竟然把我国44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国土掠去。林则徐临终前所说的“吾老矣,君等当见之”,竟然变成悲惨的现实。

 

然而,在中国的统治集团中,既有林则徐这样相对清醒的政治家,也有更多颟顸昏瞆的官员。一部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屡受凌辱、割地赔款的历史。外部的侵略自然是历史罪业,而本国统治集团的腐败、昏庸、封闭、愚昧,同样难辞其咎。

 

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晚清重臣李鸿章去世。黄遵宪为其写下四首挽诗,即《李肃毅侯挽诗四首》,第三首是这样的(《人境庐诗草》,中国青年出版社,2000年,P806):

 

毕相伊侯久比肩,外交内政各操权。

抚心国有兴亡感,量力天能左右旋。

赤县神州纷割地,黑风罗刹任飘船。

老来失计亲豺虎,却道支持二十年!

 

这首诗记录了一段十分重要的史实。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清廷割地赔款而告终。18954月中日签订《马关条约》,中国被迫放弃对朝鲜的宗主国地位,不仅要赔偿日本军费白银两亿两,而且要将辽东半岛、台湾、澎湖割让给日本。俄国始终觊觎中国东北这块膏腴之地,日本割占辽东半岛,显然不符合俄国的利益。于是,俄国便联合法、德两国,要求日本放弃辽东半岛,中国则要额外付给日方三千万两白银作赎金。此即近代史上的“三国干涉还辽”。不想,昏庸短视的李鸿章及其清廷当局,竟将俄国当作主持公道的国际大救星。于是,将多年奉行的“以夷制夷”方略,改行“联俄拒日”政策,对俄国实行“强结援”,也就是“一边倒”。李鸿章这个在讨发匪、平捻军,镇压国内“动乱”起家的淮军首领,当然不会在意林则徐的什么先见之明,他不仅忘记了沙俄凶残、贪婪的本性,甚至忘记了俄国侵占我百万国土的惨痛教训,他所奉行的“联俄拒日”政策,无疑于“揖熊拒虎”,或引狼入室,开门揖盗。

 

两千多年前,曹刿论战时就曾指出,“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的确,甲午战后,已被投闲置散的李鸿章,再度被起用。李鸿章自作聪明地开始实施后门揖熊,前门拒虎的愚蠢的“联俄拒日”政策。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春,俄皇尼古拉二世举行加冕典礼,李鸿章奉命前往祝贺。63日(四月二十二日),中俄签订《中俄密约》。条约规定,中俄结盟共同对付日本,同意俄国经过中国的黑龙江、吉林修筑铁路直达海参崴,用来运送粮草、兵员和军械;中国口岸对俄国兵船开放。日本尚未侵犯,中国的领土与主权就已允许俄国“合法”侵犯了。

 

严复是我国近代著名的翻译家和教育家。1899318日(二月初七日),他在其译作《原富》(即英人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的按语中指出:“甲午东事以还,彼族常以剖分支那为必至之事,……长城以外,生齿较稀,辽沈之间,土地尤美,动植以近海而滋,矿产以近极而积,则俄罗斯视为禁脔,而在所必争者矣。且以远近形势言之,俄于支那,其情亦与各国异也。故中国之大患终在俄。”(《严复集》,中华书局,1986年,P891)但在皇权专制社会里,没人重视文人或知识分子的意见。让人生疑的是,一介文人和书生能够看透的强弱形势与利益格局,主持其事的“肉食者”何以“当局者迷”?

 

黄遵宪在诗集自注中言及此事:“公(李鸿章)之使俄罗斯也,遵宪谒于沪上,公见语曰:联络西洋(俄罗斯),牵制东洋(日本),是此行要策。及胶州密约(指《中俄密约》)成归,又语遵宪曰:二十年无事,总可得也。”(《人境庐诗草》,P806)这个“毕相伊侯久比肩,外交内政各操权”的中堂大人,一向自负,真的以为他可以与德国的俾斯麦与日本的伊藤博文相提并论了,面对“数千年未有之变局”和“数千年未有之强敌”,真有什么挽救邦国,旋转天地的本事。《中俄密约》墨迹未干,德国即强租青岛,俄国不仅不主持公道,反把军舰强行开进旅大。西方列强岂容俄国独占,于是英国强租威海,法国强占湛江,……《中俄密约》签订仅止两年,列强竟然掀起了新一轮的瓜分中国狂潮。这就是黄遵宪笔下的“赤县神州纷割地,黑风罗刹任飘船”,也是他何以痛心地批评李鸿章“老来失计亲豺虎,却道支持二十年”的缘起。光绪帝斥责李鸿章等人说:“汝等言俄可倚,与订约,许以大利,今不独不能阻(德),乃自渝盟索地,亲善之谓何?”(《清季外交史料》卷130)李鸿章只有脱帽叩头而已。

 

李鸿章以为给了俄国好处,喂饱了这头北极熊,即可换取中国的稳定与平安,就可消除中国的孤立与不利。然而,《中俄密约》并未带来中俄结盟,反而为俄国的侵略开了方便之门。19006月初,俄国借口中国东北义和团兴起,对于即使按照《瑷珲条约》也应由中国居民永久居住、由中国政府永久管辖的江东六十四屯以及居住在海兰泡的中国居民进行了血腥的屠杀与驱逐,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或者被俄军屠杀,或者被俄军赶进黑龙江中活活淹死。

 

当八国联军攻占北京之际,李鸿章又被任为议和全权大臣,与八国签订《辛丑条约》。此时的俄国早已不顾及《中俄密约》“遵守中国领土完整”的原则了,再次对中国落井下石,俄国出兵占领了东北全境,并胁迫中国与其另立条约,承认东北全境均属俄国势力范围。据说,李鸿章弥留之际,“闻薨之前一点钟,俄使尚来催促画押云。”(《饮冰室合集·饮冰室专集》之三,中华书局,民国二十五年,P78)同俄国的条约成了他的催命符。这个自诩对洋务“涉历颇久,知之较深”的外交家,终于在列强的压力之下和国人的指责声中,一命呜呼!

 

梁启超在谈到三国干涉还辽与《中俄密约》时指出:“俄人代我取辽,非为我计,自为计也。……故使我以三十兆两,代彼购还辽东于日本之手,先市大恩于我,然后徐收其成。……而李鸿章一生误国之咎,盖未有大于是者。李鸿章外交之历史,实失败之历史也。”(同上,P60)这个失败的外交政策,正是“联俄拒日”。这是梁启超为李鸿章撰写的事略,带有结论的性质。

 

星移斗转,时移世易。唯一不变的是北极熊凶残与贪婪的本性(近年又因肢解乌克兰,吞并克里米亚半岛遭到国际制裁)。进入20世纪,苏联掠夺我唐努乌梁海,分裂我外蒙古,并曾试图对我核打击。种种恶行,不胜枚举。“二战”以后,日本被迫吐出了全部侵略所得,本土被盟军占领,其政体亦被盟军改造成为一个现代国家。香港、澳门的回归,则清洗了殖民者在中国南方的最后痕迹。唯有俄国侵占我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至今未予归还。当今时代,假如有人还要步李鸿章之后尘,实行以亲豺虎、饲豺虎、畀豺虎的“联俄拒日”政策,且不说其如何失计、失策与失算,毕竟背离了国际正义与人类良知,李鸿章的覆辙去之不远。

 

2016524日香港《文汇报》

欢迎关注“安立志”(anlizhi2015)微信公众号

话题:



0

推荐

安立志

安立志

377篇文章 1次访问 145天前更新

安立志,杂文时评作家,偏爱文史。在境内外发表杂文作品上千篇,国内获奖数十次。本人作品曾被选入冀教版、北师大版八年级中学语文教材、并被广泛收入《中华杂文百年精华》、《百年百篇经典杂文》、《杂文三百篇》、《中国新文学大系》等近百种杂文集。曾为多家媒体专栏作家,出版《贞观政要与领导艺术》(上海古籍出版社)、《崎岖中国(上、下)》(中国言实出版社)、《薛蟠的文学观》(商务印书馆)、《中国杂文(百部)•安立志卷》多部。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