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中途岛号航母

中途岛号航母

中途岛号航母

 

安立志

 

此次美国之旅,既住过花园别墅,也住过汽车旅馆。踏上美国本土第一夜就住在远离洛杉矶机场的汽车旅馆,好在此地距圣地亚哥(San Diego,一译“圣迭戈”)不远。次日行程之一就是参观圣地亚哥的中途岛号航母博物馆。

 

圣地亚哥是美国西南端的一个重要军港,南邻墨西哥,西濒太平洋,是美国海军第三舰队的基地,美军航母卡尔·文森号、西奥多·罗斯福号和罗纳德·里根号都以此为基地。启程前有报道说,里根号航母将与驻扎在日本横须贺军港的华盛顿号航母换防。

 

我们乘坐大巴车,从“下榻”的旅馆出发,沿美国五号公路一路南行,车窗外植被稀疏,不高的山丘裸露着山石,一些房子建在山顶上。公路两旁最常见的是棕榈树,间或看到一簇簇的仙人掌。一路之上,满目荒凉与贫瘠,至于洛杉矶是仅次于纽约的大城市,洛杉矶是一座著名的“科技之城”,基本无感。到达目的地,从圣地亚哥老城前往军港,导游小陈宣布,如果运气好,大家还能看到美国的现役航母。

 

圣地亚哥军港里停泊着许多军舰,其中一艘就是已经退役并改作博物馆的中途岛号航空母舰(USS Midway cv-41)。的确很幸运,里根号核动力航母就在海湾对岸不远处。巧合的是,在我们离开美国的同日,即2015年6月8日,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访美,应邀登上了里根号航母。对一般游客而言,里根号航母毕竟可望而不可即,只有中途岛号航母周边充满了人气。

 

中途岛号航母,1945年9月下水,1992年退役,1997年除籍,在世界各大洋耀武扬威40多年,成为迄今为止美国服役时间最长的航空母舰。这艘航母为“二战”而生,却未赶上“二战”,在其正式服役时,“二战”已在一个月前结束。中途岛号从军以来,曾数次参与越战;退役前夕,还在海湾战争中大出风头。退役后的中途岛号,拆除了电子设备和武器系统,交给一家民间机构,2004年6月停泊到圣地亚哥,成为航母博物馆向公众开放。

 

中途岛号航母因“二战”中的“中途岛战役”而得名。中途岛位于太平洋中部,西距日本横滨,东到美国旧金山,都在2800海里(约5000公里)以上,处于亚洲到北美航线的中途,故名中途岛。1942年6月4日至7日,继对美国珍珠港发动突然袭击、重创美国海军之后,日本军国主义为控制太平洋,消灭美国海军,并报复美国对其首都东京的空袭,对太平洋上的另一处美军基地——中途岛,发动了进攻。由于日本联合舰队指挥官南云中一的不可一世与指挥失误,加之美军事先破译了日军电报密码,掌握了作战先机,美军以少胜多,这场战役以日本海军损失航母4艘、巡洋舰1艘、战机332架而收场。从此,美日海军在太平洋上的力量对比发生逆转,日本海军逐渐走了下坡路,这场战役遂成为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

 

“二战”已经结束70年了,当年参与战争的人们大多已经作古。战争当然会影响到国际政治格局,然而,对于普通人而言,战争对于人类命运的影响更为直接、更为残酷、更为深刻。中途岛航母一侧有一组名为“胜利之吻”的著名雕塑,高高矗立在港湾一侧的草地上。1945年8月14日(北京时间8月15日),当日本投降的消息传到纽约,全城一片欢腾。时代广场上一名美国士兵情不自禁,把一位也在欢呼胜利的白衣女护士拥在怀里热吻,以表达欢庆胜利的无比喜悦。《时代》杂志摄影师阿尔弗雷德·艾森施泰特用相机把这一瞬间抓拍下来,成为经典的历史画面。眼前的这座雕像即以这张照片为蓝本。高个子的水兵俯首拦腰抱住女护士,姑娘仰向小伙全身弯曲近90度,右脚稍稍掂起,两人把对胜利的喜悦和对和平的向往融化在这长长的热吻之中。雕像造型优美,人物内心刻画得淋漓尽致。正巧此时,一对白人面孔的年轻男女,模仿“胜利之吻”男女主角的姿势在此留影,周围的人们,尽管肤色不同、语言不同、国籍不同,都报以阵阵欢呼与掌声。

 

人们后来查证,雕塑(照片)中的男主角叫格伦·麦克达菲,去年3月9日在德克萨斯州病逝;女主角叫伊迪丝·库伦·沙恩,2010年6月23日去世。照片发表后,当时只有27岁的伊迪丝,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女子就是自己,因“过于害羞”,一直秘而不宣。直到1979年,她才鼓起勇气给摄影师阿尔弗雷德写了一封信,坦承自己就是“胜利之吻”中的白衣护士。“二战”胜利60周年时,根据这张照片制成的彩色雕塑在纽约时代广场展出,为雕塑揭幕的正是伊迪丝。伊迪丝在揭幕仪式上表示:“我想它传达了爱、浪漫、和平与未来的真谛。”2010年8月14日,纽约时报广场举行过一次大规模的接吻活动,再现“胜利日之吻”的经典瞬间。200多对情侣聚集在广场上,男士们戴上了主办方提供的白色水手帽,女士则手握一支玫瑰。情侣们尽情拥吻,以庆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也表达他们对和平的向往。

 

中途岛航母博物馆,对于外人来讲,不过是一处旅游景点,对于美国人来讲,却是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美国两周的旅行,参观过多处景点,所见所闻,感到美国人似乎非常重视国家荣誉与爱国教育。而在“胜利之吻”的雕像前,一队美国军人,有男有女,有军官有士兵,有的手捧鲜花,有的手拿文件夹,在雕像面前,似乎在举行什么仪式。仪式结束后,我太太不通英语,以手式邀请两位美国女兵合影,两位女兵大方且热情,竟欣然同意,我则担任了拍摄者的角色。从肤色看,两位女兵,一位是黑人,另一位似乎是印第安人。

 

中途岛航母博物馆,纪念的是这部庞大的战争机器,这艘航母当然也体现了人类的智慧、科技的进步、和平的珍贵。纪念中途岛号本身,当然也意味着在纪念一场结束了的战争。战争是有正义与邪恶之分的,战争中代表正义的胜利者,有权利纪念战争中的事件、遗址和遗物,因为这体现了世界人民和平战胜暴力、文明战胜野蛮、正义战胜邪恶的牺牲、奉献、意志与创造,珍珠港和中途岛就是这样的纪念地。

 

2015年7月4日香港《大公报》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