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李逵的从政之路

李逵的从政之路

 

1975年全国批水浒,明朝才子金圣叹也受到株连,罪状之一就是腰斩水浒,《水浒传》变成断尾巴蜻蜓,掩盖了宋江的投降主义。投降主义是政治问题,就艺术而论,70回之后的故事,的确没有多少兴味。

 

梁山一百八人大聚义,也就是七十回之后,有两次小股活动,一次是宋江元宵节东京看花灯,一次是燕青泰安州岱庙打擂台。这两次活动,李逵都是参与者。

 

我对李逵没有多少好感,写过一篇《李逵是什么鸟好汉》,可李逵却是革命领袖极力推崇的人物。1959年8月2日,在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毛 泽 东曾经指出:“李逵是我们路线的人,李逵、武松、鲁智深,这3个人我看可进共 产 党,没人推荐,我来介绍。”(2011年9月27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李逵既然入党都可以,从政当然没问题。李逵上梁山之前,曾在戴宗手下干过江州监狱的狱警,大概也算公务员编制。这应当是李逵从政的最初经历。不要以为李逵身上充满兽性、匪性与奴性,其实,李逵上山之初就表达了强烈的从政愿望,他指出,“放着我们有许多军马,便造反,怕怎地?晁盖哥哥便做了大宋皇帝,宋江哥哥便做了小宋皇帝,吴先生做个丞相,公孙道士便做个国师,我们都做个将军,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在那里快活,却不好?不强似这个鸟水泊里?”(第四十回)李逵之所以“可进共 产 党”,大约与他这种“造反精神”有点关系。从他这段表白中,可以看出,李逵不仅是一个“想当将军”的“好士兵”,而且深谙从政的基本格局与规则。特别是在宋江刚刚上山的当口,他也知道,晁、宋二位即使当皇帝,也有大小之分;吴用、公孙二公即使从政也不适合当将军,真可谓知人善任!由此可见,李逵从政也是一块好材料!

 

可惜的是,作为江州牢城营的小牢子,由于结识了具有谋反野心的宋公明,在很长时间内,李逵失去了“向上爬”的路径与机会。至于他能否适应官场的“潜规则”,能否在政治舞台上纵横捭阖,也失去了显示与施展的场合与机遇。尽管宋江的招安主张,可能创造更直接、更为效的从政机会,然而,直肠子的李逵似乎总是不能深加体会,反而屡加反对。招安之前,掀桌子,大闹菊花会(第七十一回);撕诏书,拳打陈太尉。他又揪住朝廷派来的李虞候骂道:“你那皇帝,正不知我这里众好汉,来招安老爷们,倒要做大!你的皇帝姓宋,我的哥哥也姓宋,你做得皇帝,偏我哥哥做不得皇帝!你莫要来恼犯著黑爹爹,好歹把你那写诏的官员尽都杀了!”(第七十五回)从这些现象来看,似乎他又对到大宋朝从政兴趣并不浓厚。

 

就其表象来说,在从政问题上,李逵的知与行似乎是脱节的,关键在于他始终未曾获得从政的平台与机会。机会终于来了。也就是在这两次小股活动中,小说作者用了三个回目的篇幅描写了李逵一路上的行径。李逵随同燕青去泰安州打擂,是第二次行动。返回途中,他只身一人来到了寿张县(今山东阳谷县寿张镇)。黑旋风的令名,足以“医的小儿夜啼惊哭”。他的到来,已吓得县衙吏员作鸟兽散。为了举行一次正式的升堂仪式,就必须做好组织工作。李逵随即颁布“政令”:“着两个出来说话,不来时,便放火!”“你们令史祗候都与我排衙了便去;若不依我,这县都翻做白地。”(第七十四回)李逵虽然只是“乔坐衙”,但他充分利用了这一千载难逢的实战操作之机会。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大碗吃酒肉、大秤分金银的水洼草寇,当他戴上幞头,插上展角,穿上公服,登上皂靴,系上角带,手持槐简,人模狗样地端坐在县衙大堂之上,元代汪元亨描绘的“厌襟裾马牛,笑衣冠沐猴”(《朝天子·归隐》),大概就是这副模样。李逵一本正经地坐堂施政,虽然是开天辟地头一匝,似乎他天生就懂得行政司法一体化的国情,为了过一把发号施令、口含天宪的从政之瘾,他竟然指定两个牢子扮作告状人来应承。且看李逵是如何依法行政或曰依法判案的:

 

两个跪在厅前,这个告道:“相公可怜见,他打了小人。”那个告:“他骂了小人,我才打他。”李逵道:“那个是吃打的?”原告道:“小人是吃打的。”又问道:“那个是打了他的?”被告道:“他先骂了,小人是打他来。”李逵道:“这个打了人的是好汉,先放了他去。这个不长进的,怎地吃人打了,与我枷号在衙门前示众。”

 

先不要评论李逵的判决是否公正,不妨且把他这次的施政看作模拟与实训。然而,从他此前经手处理的两件民事纠纷,即可了解其人的执政能力与施政水平。第一次行动之后,李逵与燕青从东京返回梁山,路过四柳村,李逵声称可帮狄太公捉鬼,竟将其女儿及奸夫一顿乱斧剁成肉酱。狄女纵然行为不淑,至少罪不致死。可怜狄太公捉鬼不成,反搭了女儿性命。尚未到家,又生事端。二人来到荆门镇,李逵听说刘太公女儿被梁山泊宋江抢走,回到梁山,不由分说,砍倒杏黄寨旗,撕碎“替天行道”,手持大斧,要杀宋江。不作调查研究,不问青红皂白,不等于没有推理。在李逵的逻辑里,“杀了阎婆惜,便是小样;去东京养李师师,便是大样”,宋江的确与“二奶”、妓女有过扯不清的关系。最后得知所谓梁山宋江抢劫民女之事,不过“依草附木,假名托姓”,直到真凶毙命,尴尬的李逵只好向宋江负荆请罪。(第七十三回)

 

梁山被朝廷招安后,东征西讨,屡立战功,得到皇上赐封,李逵被授予武节将军、镇江润州都统制。至此,李逵的从政已经不再是“应然式”和“未来式”,而已成为“实然式”和“完成式”。作为朝廷官员、终于开始从政的李逵,在润州任上是如何施政的呢?书中未说,也不好推测。朝廷在润州安排了这样一个浑浑噩噩、鲁莽野性的“一把手”,至少是对润州的不负责任。对于李逵来说,GDP增长、财政收入、形象工程他未必有兴趣,靠他维稳只会适得其反。书中是这样叙述的,“且说李逵自到润州为都统制,只是心中闷倦,与众终日饮酒,只爱贪杯。”(第一百二十回)不久后,因宋江被奸臣陷害,喝下兑入慢性毒药的皇封御酒。李逵这个虽已正式从政,却无从政能力的草莽英雄,竟然成了宋江的殉葬品。可悲也夫!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