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识大体的小乙哥

识大体的小乙哥

 

在《水浒传》中,燕青、李固是同时出场的。但是,历来的评论者,往往对二人并列提及却评价迥异。明人金圣叹评曰:“李传极叙恩数,燕传极叙风流。乃卒之受恩者不惟不报,又反噬焉;风流者笃其忠贞,之死靡忒,……”清人王望如这样说:“李固、燕青,同一仆也。固则为负义之鸱鸮,无所不至;青则为报恩之犬马,无所不至。”这样的评价,对比鲜明,在正与邪、忠与奸、善与恶、明与暗的比较中,体现了不同的人性禀赋。

 

燕青刚出场,作者就用一首所谓的《沁园春》勾画了一幅素描:“唇若涂朱,睛如点漆,面似堆琼。有出人英武,凌云志气,资禀聪明。仪表天然磊落,梁山上端的夸能。益州古调,唱出绕梁声,果然是艺苑专精,风月丛中第一名。听鼓板喧云,笙声嘹亮,畅叙幽情。棍棒参差,揎拳飞脚,四百军州到处惊。人都羡英雄领袖,浪子燕青。”这位被称为小乙哥的燕青本是苦出身,自幼父母双亡,由卢俊义抚养长大,及至长成,“吹得弹得,唱得舞得,拆白道字,顶真续麻,无有不能,无有不会;亦是说得诸路乡谈,省得诸行百艺的市语。更且一身本事,无人比得,拿着一张川弩,只用三枝短箭,郊外落生,并不放空,箭到物落;……亦且此人百伶百俐,道头知尾。”(第六十回)不过,这些都是外在的,燕青本人的人格特质,更值得注意。

 

一是行大义。卢俊义被梁山贼寇劫持上山后,燕青与李固同样蒙恩于卢俊义,却表现出截然不同的行为方式。李固对主人恩将仇报,落井下石,奸其妻室、夺其家产、害其性命。燕青对主人则忠诚坚贞,患难与共,甚至舍生忘死,大义相救。卢俊义坚拒入伙,返回北京。进城之前,遇到燕青。燕青苦劝主人不要进城回家,以免杀身之祸,可惜“员外出门时,信青不如信固;员外归家时,疑青并不疑固”(王望如),终于自投罗网。卢俊义遭受酷刑拷打,押入死牢。同为卢俊义的管家,李固、燕青都曾暗地找过押狱节级蔡福。深受主人信任的李固,给蔡福送上蒜条金50两,要其对卢俊义“光前绝后”,结果他的性命。蒙受主人猜疑的燕青,则请求蔡福将自己讨来的饭菜送进牢中,“权与主人充饥”。大名府要将卢俊义刺配沙门岛,李固闻听此讯,事先找到押送刑警董超、薛霸,向其行贿两锭大银,要他们半路杀害卢俊义。燕青则尾随董薛二人,对其主人暗中保护。当其正欲对卢俊义行凶时,被燕青双双射死而救下主人。

 

二是顾大局。在长达十年的“文 革”“浩 劫”中,1975年是个特殊年头,毛 泽 东对古典小说《水浒传》的几句评论,竟然掀起一场政治运动。这几句评论是这样的,“《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水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屏晁盖于一百○八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把晁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让人招安了。宋江同高俅的斗争,是地主阶级内部这一派反对那一派的斗争。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腊。”这些评论都是政治评论,而非文学评论,是领袖评论,而非学者评论。

 

《水浒传》作为一部小说,比如说招安,即使梁山众人,态度也大相径庭,蔡京、高俅等朝中奸佞更是蓄意破坏。在两次招安失败后,童贯、高俅亲统大军对梁山展开了两次大规模的军事围剿,结果均以彻底失败而告终。作为梁山来说,欲达招安之目的,军事行动成功后,必须继之以外交行动。燕青并非招安的赞成派或促进派,但其作为梁山头领,衔宋江之命,自然要忠宋江之事,恪尽职守,是其本份。正是由于燕青的调和鼎鼐,折冲尊俎,才使得宋徽宗赵佶得知了招安真相,了解了童高败绩,明白了梁山苦衷。在这一过程中,太尉府投书,殿帅府救人,不会发生争议,有争议的是燕青此次外交行动成功之关键,是因为直接面见了皇帝;燕青直接面见皇帝之关键,是因为走了东京名妓李师师的枕头路线。实际上,作为同行者,戴宗也对燕青不放心:“只恐兄弟心猿意马,拴缚不定。”燕青答道:“大丈夫处世,若为酒色而忘其本,此与禽兽何异?燕青但有此心,死於万剑之下!”(第八十一回)燕青面对这个绝色美女的温锦软翠,真可谓“拒腐蚀,永不沾”,“投怀送抱,岿然不动”,终于不辱使命。李贽就此批曰:“骂杀多少已如此人!惊醒多少欲如此人,慰快多少不如此人!”“谋大事,必须一等极伶俐人,又须一等有主意人。若燕小乙为李师师所引动,如何成得招安一事?”燕青凭借其吹拉弹唱的才艺、察言观色的聪慧、八面玲珑的机智、当机立断的果敢、操控大局的能力,从而促成了招安大业。可以说,无燕青则无招安。正如余象斗所评:“燕青此场面君,乃梁山一首功之将也。”

 

  三是明大义。燕青对卢俊义的忠贞,对梁山泊的忠诚,完全将名利置之度外。招安之后,跟随宋江、卢俊义东征西讨,也屡立战功。几场战役下来,只剩下27人的宋江残部,实指望凯旋回京,朝廷会加官晋爵。这是包括宋江、卢俊义在内的原梁山人马的共同心愿。燕青则不然,这个似乎没有多少历史深度,没有多少人生沧桑的小乙哥,作出了与众不同的人生选择。也许他从招安的一波三折看出了眉目,也许他从招安后的各种遭遇发现了端倪。南方战事结束后,燕青私下里向卢俊义告辞,“今既大事已毕,欲同主人纳还原受官诰,私去隐迹埋名,寻个僻净去处,以终天年”。卢俊义很不理解:“自从梁山泊归顺宋朝已来,俺弟兄们身经百战,勤劳不易,边塞苦楚,弟兄损折,幸存我一家二人性命。正要衣锦还乡,图个封妻荫子,你如何却寻这等没结果?”燕青笑道:“小乙此去,正有结果。只恐主人此去,定无结果。”燕青劝卢俊义:“主人岂不闻韩信立下十大功劳,只落得未央宫里斩首,彭越醢为肉酱,英布弓弦药酒?主公,你可寻思,祸到临头难走!”燕青的见识,富有远见,充满智慧。这样的劝说,功成名就的卢俊义根本听不进去,没奈何燕青只能独自功成身退了。小说作者称赞燕青:“可谓知进退存亡之机矣!”(第一百一十九回)后来的发展,证明了燕青的先验之明。班师后,宋江、卢俊义饮用了奸臣勾兑了毒药的御酒一命呜乎,而吴用、花荣、李逵等人则成了宋江的殉葬品,可悲也夫!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