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皇上御赐的千里马

皇上御赐的千里马

 

至少从胡服骑射开始,战马就成为军人征战沙场的重要伴侣,北方的匈奴、契丹、女真、蒙古等民族,能够统治中原,甚至纵横欧亚,主要是因为骑兵的强大。这个传统不仅适于冷兵器时代,现代乃至当代战争仍然有这一兵种。驰骋疆场这一词语说明,对于前线的将领来说,能够拥有一匹好马,不亚于当代人拥有一辆好车,也许正因如此,才有“奔驰”、“宝马”这样的译名。

 

说来很巧,四大名著中,除了《红楼梦》,都曾描写过名马。《西游记》中不仅有唐僧骑乘的白龙马,还有弼马温孙悟空饲养的大群天马。《三国演义》中除了飞跃檀溪救了刘备一命的“的卢”马,最有名的当为先属吕布后属关羽的赤兔马了。《水浒传》中也描写了两匹好马,一匹是宋徽宗御赐给呼延灼的踢雪乌骓马,一匹是段景住打算送给宋江的照夜玉狮子。按照晁天王抢劫生辰纲的逻辑,不义之财,人人得而据之。段景住从金国盗来的这匹照夜玉狮子,在途中被曾头市所劫,于是,梁山泊与曾头市两个非官方军事集团,为了争夺这匹“不义之财”的所有权,梁山泊第二代领导核心的晁盖,竟然丧命于毒箭之下,曾头市也付出了村破人亡的沉重代价。

 

这里重点说一下这匹踢雪乌骓。高俅因恨于梁山贼人打破高唐州,杀害了他的叔伯兄弟高廉,向皇上呈交奏折,要求朝廷发兵,荡平梁山草寇。选中的领兵统帅乃河北名将呼延赞的嫡派子孙呼延灼。名将理应配名马。徽宗皇帝当即赐予呼延灼一匹踢雪乌骓马。书中对这匹马是这样描写的:“那马浑身墨锭似黑,四蹄雪练价白,因此名为踢雪乌骓。那马日行千里。”(第五十四回)大凡上司(何况是皇上)对部下以重礼赠予或相送(何况是御赐),一者出于对部下的赏识,二者出于对部下的激励。皇帝御赐千里马的用意是明确的,那就是希望呼延灼不负圣恩,立功疆场。

 

长于艺术的宋徽宗,虽然不会当皇帝,但这个出发点并没有什么问题,这较之某些权势者收买家奴、雇佣打手要高尚多了。类似的例子在《三国演义》中体现的特别典型。董卓只以赤兔马相许,吕布即背叛旧主,成为董卓的帮凶与爪牙,从而也成为书中最受诟病的“三姓家奴”。曹操将赤兔马转赠关羽的动机也并不高尚,无非是让关羽成为他胯下的一匹千里马而已。于是,上马提金,下马提银,三天小宴,五天大宴,甚至封为汉寿亭侯,关羽仍然不为所动,一当赐予赤兔马,关羽马上拜伏称谢。曹操不解道:“吾累送美女金帛,公未尝下拜;今吾赠马,乃喜而再拜:何贱人而贵畜耶?”(《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关羽虽然“身在曹营心在汉”,斩颜良、诛文丑,毕竟帮曹操解了白马之围。

 

呼延灼受赐这匹踢雪乌骓,其实,他也成了可供赵宋皇廷驱使的千里马。由于时运不济,战事失利,呼延灼匹马单鞭逃往青州,他唯一庆幸的只有这匹御赐名马了。因此,他在途中住店时特意吩咐酒保:“我是朝廷军官,为因收捕梁山泊失利,待往青州投慕容知府。你好生与我喂养这匹马,——是今上御赐的,名为‘踢雪乌骓马。’明日我重重赏你。”(第五十六回)美人爱青镜,名士爱古砚,大将爱良马,何况良马乃皇上所赐。金圣叹对呼延灼点评道:“此文写大军覆没之后,更无一长可说,只夸示得此一匹马。”因此,这匹马成了他唯一的政治资本与精神支柱。及到爱马被桃花山贼人盗去,无论物质上还是精神上,他也就真的成为穷光蛋了。

 

金圣叹称:“夫呼延爱马,则非为其出自殊恩也,亦非为其神骏可惜也,又非为其藉此恢复也。夫天下之感,莫深于同患难;而人生之情,莫重于周旋久。”这话说的既有理也没理。呼延灼与这匹名马的同患难,属于形而上的精神分析的层次,但呼延灼如何应对现实困局才是当务之急。名将爱名马,神骏丢失当然可惜,何况这匹马体现了皇上的“殊恩”呢?更为重要的是,呼延灼之所以逃亡青州求助慕容知府,不正是为了借力慕容贵妃的“枕边风”,以图“藉此恢复”,东山再起么!

 

梁山在历次战役中,只要俘获朝廷名将,宋江挂在嘴边的话常常是:“当今朝廷昏暗,奸臣当道”如何如何。奸臣当道,意味着奸佞小人走红,忠正贤臣难用。然而,在呼延灼问题上,这样的话并不完全适用。呼延灼作为汝宁郡都统制,也就相当于一个军分区司令员的角色,他能够成为大宋王朝上万精兵的统帅,当然是高太尉的保举之功。而这却是杨志奋斗终生而不得的机遇。杨志在东京被高俅赶出殿帅府后,就曾在客店里万般叹息:“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不想又吃这一闪!——高太尉!你忒毒害,恁地刻薄!”(第十一回)不仅杨志如此,林冲、徐宁等人何尝不是如此?

 

承平之际,奸臣用人的基本原则是武大郎开店,向来是只用“狗熊”不用英雄,只用庸才不用人才。“狗熊”与庸才的阿谀奉迎,能为权势者带来精神愉悦,而又不会如同英雄与人才那样反衬着奸佞小人的无能、不堪并可能威胁其虚荣、地位和权势。但到战乱时期,比如高俅欲为其弟报仇之际,身边的那些阿谀奉承的庸才与奴才毕竟不能成事,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想起呼延灼这类真正的英雄与人才。然而,即使是英雄与人才,在高俅的心目中,其地位并不比一匹踢雪乌骓优越到哪里,只不过是供其骑乘、供其驱使的一匹马而已。

推荐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