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高唐州强拆案不值一提

高唐州强拆案不值一提

 (小旋风柴进剧照)

《水浒传》第五十一回描述了一桩强制拆迁案。高唐州知府高廉的小舅子殷天锡(也称殷直阁),倚仗姐夫的权势,看上了柴皇城的花园,限期三天,强制搬迁,要将花园占为己有。

 

这起强拆案之所以典型,是由于博弈双方当事者都不一般。殷天锡如此霸道蛮横,不仅因为他姐夫高廉是高唐州的一把手,而且因为高廉还是当朝权臣高俅的叔伯兄弟。金圣叹说:“吾观高廉倚仗哥哥高俅势要,在地方无所不为,殷直阁又倚仗姐夫高廉势要,在地方无所不为,而不禁愀然出涕也。”对于“无所不为”,金圣叹作过注释:“一辞不足以尽之之谓也。”从高俅到高廉,从中央到地方,他们之所以敢于和能够“无所不为”,正是由于其权力不受限制、不受制衡之故,而失去监控的权力,如同出笼的野兽,危害社会,残害生民,无所顾忌,为所欲为。作为受害者的柴皇城,也非一般百姓,他是前朝皇帝柴世宗的后裔。由于柴氏皇族对本朝第一代领导人赵匡胤有陈桥“让位”之功,赵匡胤上台之后,颁布圣旨(即丹书铁券),确定了柴氏家族的特权并予以明文保护。

 

正如所有的强拆案件一样,强拆者无往不胜,被拆者家破人亡。柴皇城被殷天锡殴打致死,其侄柴进也惨遭酷刑入狱,柴家的家产被抄,家人被拘,家园被夺,结果并不出人意料。从现实中往往能够看到历史的映像,对比现实,这桩案件又的确不值一提。

 

首先,殷天锡强占柴家花园,并未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也未使用“合法征用”的名义,更未施加“服从大局”的压力,殷天锡的行为很直截、很赤裸,有那“献劝的卖科”(有人为讨好出主意),看中了柴家花园,就要求柴皇城搬出去,花园归己享用。由此来看,案件的性质,顶多是民事财产纠纷,属于侵犯私人合法财产。虽然殷天锡有权力撑腰,但从事件本身却没有显露出明显的权力意志。谁让你那“水亭”确实“造的好”,谁让你的花园被我看上呢?殷天锡并没有既作婊子又树牌坊,其蛮不讲理,横虐恣肆,彻头彻尾,表里如一。

 

其次,殷天锡强制柴皇城限期搬迁,并未动用国家机器,也未使用公权力,既没有公检法助威,也没有挖掘机发力,先是带人察看花园,后又“骑着一匹撺行的马”,随同“闲汉三二十人”,携带的装备也很简单,不过“弹弓、川弩,吹筒、气毬,粘竿、乐器”而已。其阵容并不具有威慑力,其装备简单而原始,至少够不上国家暴力的层级,如果硬要指责其为强制拆迁,但要比起城建、司法的阵势,比起特警、公安的装备,这些队伍与零碎儿撑破天只能算是“软暴力”。

 

其三,殷天锡制造的这起强拆案件,碰到了真正的“钉子户”。对付“钉子户”往往有着天然的合理性。面临拆迁,柴皇城不是手举宪法,不是遍插国旗,倚仗的则是太祖皇帝的“誓书铁券”。其侄柴进仗着家里有“护持圣旨”,自称“龙子龙孙”,公然向权力叫板,“京师也有大似他的”,虽然其行为构不成“抗拒执法”,他完全不把高唐州一把手放在眼里,也是不能容忍的。拙作《智取生辰纲正义吗》一文发表后,看到一些反对意见:只要是“不义之财”,不择手段,据为己有,都是正义的。面对“特权”也是如此。对付这样的“特权”,如同“打土豪,分田地”,损柴皇城之有余,补殷天锡之不足,这也合于施耐庵一贯主张的“劫富济贫”的基本道理。湖南农民的“痞子运动”都受到称赞,殷天锡的行为怎么就不正义?

 

其四,高唐案件是否属于强拆,应当具体案件具体分析。在近年发生的强拆案件中,受害者通常是房产所有人,为抵制强拆,或者自焚,或者跳楼,死伤累累,血泪斑斑。但在此案件中,柴皇城虽然被打,并未当场致死。倒是作为加害者的殷天锡被李逵打死。何况此次事件造成的社会影响并不严重,既没有记者录像,也没有微博直播,甚至围观群众也寥寥无几,柴皇城的遭遇根本不值一提。权力者跋扈,无辜者遭难,是可以容忍的,而柴进动辄“往东京告状”甚至要“告到官府、今上御前”,这才是最危险的。当此之际,追究柴进纵仆行凶的责任,当然重于强制拆迁的殷天锡。

 

从“水浒”的时代到今天,已经过去了9个世纪。世界潮流,风云变幻,在国家政治领域,最根本的变化,体现在对于权力的限制与制衡。对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文治武功阁下可以不喜欢,但他的一段名言,至今为人们津津乐道,他指出:“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曾在网上看到一幅《民主分布图》,当今世界通过民主宪政限制权力、制衡权力的国家与政体,几乎覆盖了地球表面,专制与独裁政体已经所剩无几。后者最大的优势是享有侵犯人权、危害民众而为所欲为的自由,这正是各种悲惨的类强拆案件层出不穷的制度原因。也许是困于民主体制下权力往往受到严格限制,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在某年初的国情咨文中羡慕地指出:“当然,有些国家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如果他们的中央政府想要铁路,就建铁路,而不管多少人家的房子要被推土机铲平。如果他们不想报纸上出现不好的报道,报纸上就不会发表。”奥巴马有些单相思,他弄不懂的是,这是优势,还是悲剧?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