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梁山好汉的妻子们

梁山好汉的妻子们

 

施耐庵的《水浒传》,虽是四大名著之一,但他的女性观却颇受诟病,似乎从心底里充满了对女性特别是漂亮女性的仇视,在他笔下,梁山好汉要么没有家室,要么不近女色,书中的女性,不是凶悍残忍,就是风流淫荡,不是红颜薄命,就是结局悲惨……有人分析说,施耐庵是不是有点心理变态、性别歧视或者受过女人的伤害。《水浒传》成书的年代,男权社会,理学猖獗,“红颜祸水”,强盗文学,种种因素,体现在书中,并不奇怪。

 

《水浒传》中女性众多,一篇短文容纳不下,简要谈一下梁山好汉的妻子们。梁山好汉,以在编的108人为限,除了3位女头领,有妻室的不多。扑天雕李应、金枪手徐宁的妻子,作者只是附带提及,连配角都不是。梁山兵攻陷东平府时,双枪将董平杀死太守程万里,强娶其女为妻,此事做的并不仁义。

 

书中第一个出场的是豹子头林冲的妻子张氏。林娘子可谓悲剧人生的代表。她去岳庙还香,遭到“花花太岁”高衙内的纠缠。在高俅的支持下,高衙内为达到淫邪的目的,与陆谦、富安等人接连设下陷阱陷害林冲终致刺配沧州,在野猪林和草料场险些被害。林冲一怒之下杀死仇人陆谦等人,被迫到梁山落草。晁盖上山后,林冲派人到东京搬取家眷,其妻因被高衙内威逼,已于半年前悬梁自尽。

 

3位女头领,顾大嫂,孙二娘,扈三娘,既是梁山好汉,也是好汉之妻。顾大嫂与孙二娘,一个母大虫,一个母夜叉,一个在登州东门十里牌开店,兼营赌博;一个在孟州道十字坡开店,兼卖人肉。听这名号与职业,不亚鲁智深,吓死林黛玉。二人长相也有几分相似,这顾大嫂,“眉麤眼大,胖面肥腰。……有时怒起,提井栏便打老公头。忽地心焦,拿石碓敲翻庄客腿。生来不会拈针线,正是山中母大虫。”(第四十八回)孙二娘也不遑多让,“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槌似桑皮手脚。……钏镯牢笼魔女臂,红衫照映夜叉精。”(第二十六回)一看就是雄激素过剩,男性化凸显。顾大嫂的丈夫小尉迟孙新,孙二娘的丈夫菜园子张青,虽然排位靠前,大体上都属于“妻管严”。

 

一丈青扈三娘就不同了,不仅天然美貌,而且武艺高强,有一首《念奴娇》为证:

 

玉雪肌肤,芙蓉模样,有天然标格。金铠辉煌鳞甲动,银渗红抹额。玉手纤纤,双持宝刃,恁英雄赫。眼溜秋波,万种妖娆堪摘。 

谩驰宝马当前,霜刃如风,要把官兵斩馘。粉面尘飞,征袍汗湿,杀气腾胸腋。战士消魂,敌人丧胆,女将中间奇特。得胜归来,隐隐笑生双颊。”(第六十二回)

 

扈三娘英姿飒爽,不输穆桂英,胜似梁红玉,曾在阵前活捉多名将领,如王英、彭玘、郝思文。可怜她红颜薄命,婚姻坎坷,未婚夫祝彪年轻勇武死于李逵斧下,林冲将她活捉后,竟被宋江作了人情,许配给丑陋好色的矮脚虎王英。一枝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病关索杨雄之妻潘巧云与玉麒麟卢俊义之妻贾氏都属于水性杨花、风流淫荡的类型。施耐庵曾这样描写潘巧云:“黑鬒鬒鬓儿,细弯弯眉儿,光溜溜眼儿,香喷喷口儿,直隆隆鼻儿,红乳乳腮儿,粉莹莹脸儿,轻袅袅身儿,玉纤纤手儿,一捻捻腰儿,软脓脓肚儿,翘尖尖脚儿,花簇簇鞋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这段文字,极具婉约派宋词的风韵,一个性感风流的女性呼之欲出。杨雄在蓟州作狱警,一心扑在工作上,有时还要值夜班。潘巧云耐不住寂寞,与报恩寺的和尚裴如海勾搭成奸,后在翠屏山被杨雄割舌剖腹。卢俊义本是北京大名府富豪,平时经营事业,在女色上不太上心。后为梁山泊吴用所骗,在外出避难期间,贾氏与都管李固勾搭,遂成奸情。梁山兵马打破大名府之后,贾氏与李固均被卢俊义剖腹剜心。有人指出,施耐庵推崇的是不近女色、豪侠仗义的好汉,妻子、女人远不如兄弟、朋友重要。这些好汉一旦被戴“绿帽子”,往往会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处置其妻子。

 

没羽箭张清的姻缘是在梁山泊招安之后征讨河北田虎时的不遇之遇。张清的妻子琼英,号为“琼矢簇”,书中描写她时有一段韵语:“金钗插凤,掩映乌云。铠甲披银,光欺瑞雪。踏宝镫鞋翘尖红,提画戟手舒嫩玉。柳腰端跨,迭胜带紫色飘摇;玉体轻盈,挑绣袍红霞笼罩。脸堆三月桃花,眉扫初春柳叶。锦袋暗藏打将石,年方二八女将军。”(第九十八回)这琼英不仅年轻貌美,而且身怀绝技,与张清一样,用飞石打人,百发百中,扈三娘、林冲、李逵都吃过她的亏。在征淮西、征方腊的作战中,夫妻二人并肩作战,屡立战功。在梁山好汉中,他们的婚姻是最完美,最和谐的一对。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