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毛太公的四部曲

毛太公的四部曲

 

(毛太公剧照)

从部队到地方,在机关供职几十年,同事每每谈及对溜须拍马、拉帮结伙的机关风气,不是满脸鄙夷,就是恨声连连。有次我劝慰道:“这些人既不能靠人品立世,又不能凭本事吃饭,总要生存。虾有虾道,蟹有蟹道,溜须拍马、拉帮结伙也是生存方式。”的确,好人坏人、君子小人各有各的生存之道。俗话说,君子易处,小人难防。好人、君子往往不了解坏人、小人的处世哲学,也就很难防范坏人、小人的诡计与暗算。经历无数坎坷,只能无可奈何,与坏人、小人相处,总是好人、君子吃亏。《水浒传》第四十八回解珍、解宝兄弟就眼睁睁、一步步地吃了毛太公的大亏,陷身缧绁,险些丧命。

 

解家兄弟在登州山上射得一只老虎,老虎带着药箭滚入毛太公的后园,解家兄弟就碰到了毛太公这个赖人。赖人脸上没有标记,怎么能够一眼看穿?从解家兄弟到毛家敲门索讨死虎,到两兄弟被押送登州监狱,一个早晨,毛太公至少完成了假惺惺、慢吞吞、滑溜溜、恶狠狠的四部曲。

 

(解珍、解宝剧照)

先是假惺惺。解家兄弟进了庄门,毛太公出来,解珍、解宝放下钢叉,十分客气地说:“伯伯,多时不见,今日特来拜扰。”毛太公道:“贤侄如何来得这等早?有甚话说?”解珍说明来意,此时的毛太公怎么看都像一位年高德劭的长者,听解珍说死虎落在后园,很爽快地说:“不妨。既是落在我园里,二位且少坐。敢是肚饥了?吃些早饭去取。”随即吩咐庄客准备早膳,安排二人吃饭。好象社会学中的“晕轮效应”,在解氏兄弟的第一印象中,毛太公绝对是个慈祥善良的老人。

 

次是慢吞吞。饭后已多时,毛太公没动静,两兄弟只得起身催促:“感承伯伯厚意,望烦去取大虫(指老虎)还小侄。”毛太公道:“既是在我庄后,怕怎地?且坐吃茶,去取未迟。”吃茶又多时,毛太公二人来到庄后,这时才叫庄客找钥匙来开门。找钥匙又过多时,找来的钥匙却打不开锁。又折腾多时,只得用铁锤将锁砸开。吃慢饭、喝慢茶、找钥匙、砸开锁,这都是毛太公有意为之,磨磨磳磳、拖拖拉拉,目的是为其子毛仲义暗中转移死虎提供时间。而在此时,解家兄弟的猎物正被毛家抬到州府请功领赏,蒙在鼓里的两兄弟还再为毛太公的热情接待过意不去。

 

再是滑溜溜。毛太公的老奸巨猾,是解家兄弟无法想象的。既去后园却不带着钥匙,既有钥匙却开不开锁,毛太公辩解:“这园多时不曾有人来开,敢是锁簧锈了,因此开不得。”意在向解氏兄弟表白,园内久已无人来过,如有老虎也不会转移。终于进了后园,死虎却不翼而飞。毛太公说话了:“贤侄,你两个莫不错看了,认不仔细,敢不曾落在我园里?”解宝质疑:“这里一带草滚得平平地都倒了,又有血迹在上头。如何说不在这里?必是伯伯家庄客抬过了。”奸猾的毛太公矢口否认:“你休这等说。我家庄上的人如何得知有大虫在园里,便又抬得过?你也须看见方才当面敲开锁来,和你两个一同入园里来寻。你如何这般说话?”赖人行径初步暴露。

 

后是恶狠狠。随着现场勘察,逐渐真相大白,解珍直截了当地要求:“伯伯你须还我这个大虫去解官。”毛太公的面目终于狰狞:“你这两个好无道理!我好意请你吃酒饭,你颠倒赖我大虫!”只知道“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这些成语,毛太公此言倒是作了注脚。解宝道:“有甚么赖处!你家也见当里正,官府中也委了甘限文书;却没本事去捉,倒来就我见成,你倒将去请功,教我兄弟两个吃限棒!”解宝此言戳进了他的心窝子,老家伙恼羞成怒:“你吃限棒,干我甚事!”解珍、解宝瞪起眼来:“你敢教我搜一搜么?”毛太公道:“我家比你家,各有内外!你看这两个叫化头,倒来无礼!”解珍、解宝寻不见老虎,心中火起,便在厅前闹起来。毛太公大声叫道:“解珍、解宝白昼抢劫!”罪名也是现成的。

 

毛太公的四部曲——假惺惺、慢吞吞、滑溜溜、恶狠狠,演起来,有条不紊,有板有眼,甚至对解家兄弟的称呼也变了几次,从开始的“贤侄”,到中间的“你两个”,到最后的“叫化头”,先仁后恶、前恭后倨,一时三变,活画出一副典型的无赖嘴脸。

 

解家兄弟离开毛家,意欲告官,正巧碰上毛仲义从州府返回,解珍说:“你家庄上庄客捉过了我大虫,你爹不讨还我,颠倒要打我弟兄两个!”果然是嫡传,毛仲义大度地说:“这厮村人不省事,我父亲必是被他们瞒过了。你两个不要发怒,随我到家里,讨还你便了。”兄弟二人信以为真,随其返回毛家,未及反应,即被毛仲义的手下绳捆索绑,而且毛仲义还理直气壮:“我家昨夜射得一个大虫,如何来白赖我的?乘势抢掳我家财,打碎家中什物,当得何罪?解上本州,也与本州除了一害!”赖人子孙繁盛、后继有人,才是最可怕的。

 

附:评《水浒传》毛太公惹的风波http://www.lwlm.com/WenXuePingLun/201204/649434.htm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