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博克瑟的座右铭

博克瑟的座右铭

——读《动物农场》随记之三

 

博克瑟是“动物农场”一匹老马,当然它也有年轻健壮的岁月。动物们在推翻了以琼斯先生为代表的人类的罪恶统治后,把马嚼子、鼻环扔到井里,烧掉了缰绳、马眼罩,博克瑟由衷地感到“解放”,它不仅为新的生活辛勤劳动,努力工作,而且在粉碎琼斯复辟阴谋的“牛棚之战”中获得“一等动物英雄”勋章。从它“我会更加努力工作”的座右铭可以看出,它从一个杰出的战斗英雄,又成为一个出色的建设者与劳动者。

 

它的座右铭是可贵的,这是一种任何社会、任何种族都会认可的价值追求。然而,这种价值追求往往让人想到“只会低头拉车,不会抬头看路”的老黄牛精神,其所体现的总是驯服工具的属性。动物们的起义刚刚渡过“蜜月期”,“动物农场”就发生了“政变”,伯克夏公猪拿破仑篡夺了政权,接下来的事情变得匪夷所思了,拿破仑逐步背弃了起义时对所有动物的庄严承诺,不仅放弃了动物平等的基本理念,而且在农场内部实行恐怖统治。在这种情况下,看不到博克瑟自己的思考,它倒是对自己的座右铭作了新的补充:“拿破仑永远正确”。

 

座右铭的作用是巨大的。当拿破仑为首的猪家族背离了动物主义原则,全部搬进人类的农舍贪图享受时,博克瑟只说了句“拿破仑永远正确”,便不再多想了。当拿破仑的“新闻部长”“尖嗓”(小肥猪)借拿破仑之口把起义的领导者斯诺鲍诬蔑为特务时,博克瑟说:“既然是拿破仑说的,那就肯定正确。”拿破仑对“异议分子”实施“大清洗”,虽然博克瑟自己挣脱了三条恶狗的扑咬,但它面对成堆的尸体,竟然反躬自问:“我本来不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们农场上,肯定是因为我们在哪方面犯了错误。”它的解决办法很单纯,那就是“更加努力地工作。”说完,就跑到风车施工现场拉石头去了。而此时,母马克洛弗想到的却是起义时的理想,本来要建立一个让所有动物免遭饥饿和鞭打的社会,这一幕幕恐怖和屠戮的场景绝不是它们希望看到的。这就是博克瑟与克洛弗的思想差距。

 

座右铭的作用是巨大的,它可以是某些社会成员安身立命的精神支柱,也可以是为人处世的内心律条。积极智慧的座右铭,可能形成一生向上的精神力量;愚昧盲从的座右铭,可能成为就此堕落的心理鸦片。座右铭正确与否,不能一概而论,往往与其所在的社会环境、条件密切相关。“我要更加努力工作”,显然是正确的,环境条件适宜,这是一种裨益社会的奉献精神;环境条件不宜,这是一种逆来顺受的工具心理。而“拿破仑永远正确”与“我要更加努力工作”就完全不同。博克瑟将某种相对的、伪装的、恐怖的社会产物,作为一种绝对的、真实的、正常的思想原则,作为一种座右铭,这本身已经成为社会悲剧的构成或诱因。在由高等动物——人类所组成的美国社会中,总统尚且是靠不住的,何况猪圈里的拿破仑了。

 

在一场完全由于拿破仑的错误所导致的对外冲突中,博克瑟在战斗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但却负了伤。这场虽胜犹败的冲突,除了掩盖了拿破仑引起冲突的失误之外,动物们并没得到任何好处。“拿破仑永远正确”,“我要更加努力工作”,博克瑟的座右铭是坚定不移的,以至于在它伤势痊愈之后,干活更是前所未有地卖力。它是希望在退休前多做一点工作。然而,原定退休动物的草场在拿破仑的授意下早已变成猪家族生产造酒原料的自留地。

 

博克瑟终于倒下了。“永远正确”的拿破仑同志,榨干了一生都在“努力工作”的博克瑟的全部油水,甚至没有放过这匹老马仅有的尸骨,它居然将衰老多病的博克瑟卖给了屠马商用来换酒喝。更绝的是,它还通过“尖嗓”散布消息:拿破仑为博克瑟提供了最好的医疗条件;并且伪造了博克瑟对拿破仑感恩戴德的临终遗言——“拿破仑同志万岁!拿破仑同志永远正确。”拿破仑对博克瑟的资源没有一点浪费,它号召,博克瑟的座右铭要成为所有动物的座右铭。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