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尖嗓这个角色

尖嗓这个角色

——读《动物农场》随记之

 

  “尖嗓”是一头“口才极好”的小肥猪。

  

  但我觉得,它在英国作家奥威尔的《动物农场》(本文据译文版孙仲旭译本)中的角色,似乎更近于纳粹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或海湾战争时伊拉克的新闻部长萨哈夫。

  

  “曼纳农场”的动物们通过一场不流血的革命,驱逐了它们共同的压迫者——琼斯先生,并按照“动物主义原则”,实行了农场自治,但在公猪斯诺鲍主政期间,“尖嗓”并没有特别的贡献,倒是在伯克夏公猪拿破仑通过政变取得“动物农场”政权之后,“尖嗓”才格外活跃起来。

  

  “尖嗓”的主要贡献体现在哪里呢?

  

  一是历史记忆的控制。“尖嗓”深知,欲征服人心,必先控制历史,控制的方法无非瞒和骗而已。斯诺鲍本来是动物起义的领导猪和动物农场的创始猪,在“牛棚之战”中,它带领动物们粉碎了琼斯的复辟阴谋。然而,这段历史,在拿破仑篡政之后,“尖嗓”却作了这样的解释。“我们的领袖,拿破仑同志,已经明确指出——斯诺鲍一开始就是琼斯的特务。”斯诺鲍竟然成了混入猪群的敌特或异己。“尖嗓”极力淡化和尘封当年起义的历史记忆,拿破仑公然背叛了由它主导通过的永远不与人类做交易的决议,面对其它动物的质疑,“尖嗓”对这一决议的曾经存在干脆加以否定,并将其归咎于斯诺鲍的谎言和动物们的“想象”。

  

  二是动物崇拜的营造。拿破仑政变之后,慑于九条恶狗的淫威,动物们敢怒不敢言,并不意味着它们心悦诚服。而此时,“尖嗓”作为一个“政治化妆师”和“心理麻醉师”,其作用就格外重要了,它不仅率先对拿破仑使用了“领袖”的称呼,而且论证了拿破仑在“牛棚之战”中子虚乌有的卓著战功,同时对拿破仑攫取的种种特权进行辩护。“尖嗓”不仅系统、全面地论证了拿破仑的智慧、慈悲心肠和对所有动物的挚爱,并为其创造出一系列新的称号,如“全体动物之父”、“人类克星”等等,以至于母鸡下蛋、奶牛饮水,也是拿破仑同志“光辉指引”与“正确领导”的结果,而那个有点才气又善于逢迎的“小不点”(小猪)居然写出了《拿破仑同志》的颂歌。

  

  三是假想敌的制造。为了平息动物们对拿破仑体制与政策的质疑与不平,“尖嗓”独出心裁的措施,就是制造来自外部的“假想敌”,目的在于转移农场内部的矛盾焦点,其招数通常有二,一是用起义前的敌人琼斯可能的复辟作为威胁、吓阻各种不平与质疑的理由,“你们肯定不想让琼斯回来吧!”这一招屡试不爽。二是将所有内部损失与执政失误转移到已被驱逐的斯诺鲍身上,以至于踢倒牛奶、打破鸡蛋、践踏苗圃等坏事,都是斯诺鲍所为,斯诺鲍成了一切罪错的承担者。

  

  四是繁荣假象的伪装。在拿破仑的独裁统治之下,“动物农场”出现了经济危机,“尖嗓”的原则是,“最为必要的,是不让外界得知这一事实”。不特如此,它隔三岔五就会发布一系列辉煌成就,以证明每种食物都比过去大幅增产,并采取措施将库房中所有的箱柜装满沙子,只在表层撒上仅剩的谷物或磨粉,以显示“动物农场”的丰饶与富足。虽然克扣动物食料配额日渐频繁,但“尖嗓”从来都是称为“调整”而不是“减少”。

  

  五是“动物主义”的篡改。“动物主义原则”是革命胜利之初确定的指导思想与基本共识,与此同时,还确定了《英格兰牲畜之歌》作为“动物农场”的“场歌”。当拿破仑实行恐怖统治,大量清洗“异议动物”时,作为动物主义基本原则的“所有动物不得杀害别的动物”,却被“尖嗓”修改为“所有动物不得‘无故’杀害别的动物”;“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也被“尖嗓”补充了“有些动物比其它动物更为平等”的内容。终于有一天,《英格兰牲畜之歌》也被废止,“尖嗓”的理由是,这首歌是造反之歌,现在造反已经胜利,社会理想已经实现,这首歌内容已经过时。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