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三首担酒歌

三首担酒歌

 

《水浒传》里的诗词,在艺术水准上不如《红楼梦》,但有些歌谣却颇有韵味。所谓担酒歌,是指肩担酒桶,边走边唱的原生态歌曲。《水浒传》前15回有三首担酒歌,品读一下,倒也有些意思。

 

第一首出现在第三回。鲁智深出家到五台山,耐不住佛门的清规戒律,寂寞难奈,欲开酒戒,在半山亭上,碰到一个汉子挑着一担桶,唱上山来,歌词是:

 

九里山前作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

顺风吹起乌江水,好似虞姬别霸王。

 

这首歌如同一首咏史诗,唱得如此悠闲、如此洒脱、如此从容,虽然三四两句有些不通,但在意境上几与《三国演义》的开篇词相提并论。《水浒传》以北宋末年为背景,这一时期经济文化之繁荣,在《清明上河图》中有着直观性的反映。金圣叹一再声称,“《水浒》胜似《史记》”。既然《水浒传》可以视为历史,那么,在作者与评者眼中,梁山泊的兴废,宛子城的荣枯,似乎也与楚汉争战的九里山一样,不仅有着历史之况味,也可发思古之幽情。这种近似“白首宫女在,闲坐说玄宗”的闲适与怡情,不是出之施耐庵的文笔与金圣叹的评点,而是从挑酒汉子的口中唱出来。这首过于深刻、过于悠远的歌,却出自一个不那么深刻、不那么悠远的挑酒汉子之口,反差实在太大。

 

第二首歌出现在本书第五回。鲁智深酒后无德,闹了佛堂,乱了清规,打坏金刚,捣毁山亭,五台山已无法容身,只好去东京大相国寺谋生。途中他与九纹龙史进一起在瓦官寺杀死了作恶多端的生铁佛崔道成与飞天夜叉邱小乙。这首歌是邱小乙所唱:

 

  你在东时我在西,你无男子我无妻。

我无妻时犹闲可,你无夫时好孤凄!

 

社会失去正义,是《水浒传》的一大主题,如此,这些梁山草寇才具有了造反的合理性。从字面看,这首歌不过是调情之作,应在黄色歌曲之列,从一个强掳民妇、强奸妇女的“出家人”口中唱出,才具有了迥然不同、对比强烈的讽刺意味。北宋宣和年间,也就是梁山泊闹事的年代,表面上物阜民丰,文化昌盛,道君皇帝赵佶整天沉溺于盛世之中。其实,当时已经潜伏着很深的社会危机,在上层,以蔡京、童贯、高俅等人为代表的“宣和六贼”,内则把持朝政,作威作福,外则结交女真,引狼入室,不久就发生了靖康之变。在下层,则贪赃枉法,卖官鬻爵,官匪勾结,黑恶横行,加之横征暴敛,以致民不聊生。从朝廷到民间,世风浇漓,人心不古,酒色财气,充溢市街,甚至皇帝本人就曾与东京名妓李师师有染,遑论这些披着袈裟与道袍、实为盗匪的和尚道士了?

 

第三首歌出现在第十五回。这首歌与前两首大不相同,“文革”前曾列入小学语文课本,我上小学时曾经读过。白日鼠白胜冒充卖酒郎挑担上了黄泥岗。这个环节本是智多星吴用智取生辰纲的组成部分。但白胜的这首歌,却具有独立的社会价值与审美价值,歌词是这样的: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

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这首歌是《水浒传》要着意表达的另一重大主题,即社会失去公平。水泊梁山之所以成了气候,与北宋末年的社会断裂,贫富悬殊,阶层对立直接相关,这些因素正是官逼民反、社会动荡的社会基础。这首歌在艺术表现上也是成功之作,语言流畅,对比鲜明,前两句既有时间又有环境,后两句则鲜明表达了不同社会阶层的生活状态与思想情绪。白胜肩担酒桶,嘴里哼着这首歌,上了黄泥岗,对杨志手下的11名军汉是会发挥心理作用的。众军汉在炎炎烈日之下,挑着沉重的珠宝,又要忍受杨志的斥骂与责打,这首歌多少唱出了他们的心声。金圣叹就极富现场感地分析了这首歌的作用:“为其恰好唱入众军汉耳朵也。……盖深喻众军身负重担,反受杨志空身走者打骂也。”从而滋生了更多的怨恨,并增加了完成任务的难度。

 

不要小看了民间的这些诗歌与谣谚(“顺口溜”),在信息不发达的社会中,往往具有抒发情感、寄托理想、倾注怨怼、凝聚人心的文化作用。这类作品,因其清新、尖锐,易为民众所接受;因其形象、易记,易为民众所传颂。正因如此,古代一些开明的统治者,曾设置专门机构和人员,负责采集民间诗歌,“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汉书·艺文志》)诗经“风雅颂”的“风”,实际上就是民间诗歌。唐代诗人白居易还专门写过一首名为《采诗官》,其中有云:“采诗官,采诗听歌导人言。言者无罪闻者诫,下流上通上下泰。……君之堂兮千里远,君之门兮九重闭。君耳唯闻堂上言,君眼不见门前事。……君兮君兮愿听此,欲开壅蔽达人情,先向歌诗求讽刺。”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