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交友警惕陆虞侯

交友警惕陆虞侯

民间有些俗语未必都有道理,比如,“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看了《水浒》学打架,看了《三国》学诡诈”。其实,看了《水浒传》,也可学习一些人生经验,少走一些人生弯路。比如交友,如果知道社会地位优越、人生春风得意的林冲,最后被高俅逼得走投无路,一个重要原因,竟是交了陆虞候陆谦这样一个朋友,从而总结一些教训,至少可以成为人生的镜鉴。

 

在北宋,虞候这个职务,只是军事机关中的低级武官,甚至连低级武官都不是,只是侍从或跟班。应当说,林冲与陆谦,无论人品还是武艺都有很大距离,只因林冲为人随和,不仅和陆谦作了朋友,而且还相当“知心”。他向陆谦推心置腹倾诉胸中怨气,“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竟不知就在这同时,这位“贤弟”正在对他实施着调虎离山之计。

 

高衙内并非天生的坏坯子,只因有了高俅这个位高权重的养父作了靠山;加之有富安、陆谦之类的帮闲出主意。客观地说,陆谦也并非一开始就为恶林冲。在陷害林冲的连环陷阱中,第一环节是以满足高衙内对林冲妻子的占有为目的的——先让高衙内事先藏身陆谦家中,然后由陆谦出面骗出林冲,再将林冲妻子诓到陆谦家中,从而使高衙内的淫欲得逞。在这一环节,主意是富安出的,是主动的;陆谦只是参与者,是被动的。书中说,“陆虞候一时听允,也没奈何。只要衙内欢喜,却顾不得朋友交情。”(第六回)虽然陆谦是被动的,但其竟然参与凌辱朋友妻子的丑恶行径,毕竟有着个人私利的算计,那就是陆谦在高俅与林冲、权势与友情之间,作出了卖友求荣的选择。为私利投靠权势,为私利陷害朋友,从而暴露了陆谦的丑恶与无耻。

 

如果说,在参与高衙内调戏林冲妻子的阴谋中,陆谦还有着某种无奈与被动的话,那么,作为陷害林冲系列阴谋的关键环节——在白虎节堂设置陷阱,则体现了陆谦的主动与阴毒。陆谦这个级别的侍从人员,根本没有接触高太尉的资格,就因为参与陷害林冲,才能够对高太尉当面献策,这对一心攀高枝的陆谦来说,当然是千载难逢的投靠机会。至于“兄长”林冲如何解入开封府,如何脊杖二十,如何充军远恶军州,陆谦并无良心的愧疚,盖此等人物本无良心可言。可悲的是,林冲对于白虎节堂的圈套,只能依靠事后的推测,因为在当时,他这位“贤弟”的狰狞面目并不清晰。

 

陆谦的阴毒在第三环节即野猪林的谋杀案中,得到进一步印证。在董超、薛霸押解林冲去沧州之前,陆谦宴请二位解差,又是传达太尉钧旨,又是重金收买,要求董、薛二人在途中谋杀林冲。这个环节,没见他与高俅的密谋,也没见他与富安的合伙,看来这完全出于残害朋友以讨好高俅的阴鸷心理。两个解差对林冲动手前的一番话,泄漏了其中的秘密:“不是俺要结果你。自是前日来时,有那陆虞候,传着高太尉钧旨,教我两个到这里结果你,立等金印必去回话。”(第七回)一路之上倍受折磨、死到临头的林教头,此时才明白了曾经“你好”“我好”的“陆兄”,竟然是如此卑劣、残忍的角色。

 

在陷害林冲的第四环节,陆谦、富安等人,竟然不远千里赶往沧州,勾结监狱管理人员,试图风雪夜在草料场纵火把林冲烧死。林冲真是命大,对于这一谋杀计划,他不仅躲过了而且听到了。当林冲持刀用脚踏住陆谦胸口时,陆谦竟然这样辩解:“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来。”林冲骂道:“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第九回)作为知心朋友,步步阴谋,云山雾罩,林冲对于陆谦的了解也是逐步的,白虎堂是幕后的,野猪林是间接的,而草料场既是幕前的也是直接的,直到此时,这位朋友的真实面目才大白于天下。

 

  陆谦对于林冲的陷害,白虎堂——野猪林——草料场,重重杀机,步步紧逼,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如果有谁交了陆谦这样一个朋友,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林冲能够逃脱这连环陷阱,保住性命,投奔梁山,只能是小说的虚构,常人岂能如此幸运!应当指出的是,这其中的每一环节都有高俅的身影,不是直接策划就是间接授意。由此可见,在陆谦与林冲的友情之间,一旦强大而邪恶的权势插入,在社会与良心的天平上,友情往往倾向于权势。这几乎是检验一切友情是否真诚的重要尺度,这个标准几乎从来如此。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