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狮驼国案”简析

“狮驼国案”简析

 【1986版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导演杨洁女士逝世,享年88岁。重发23年前发表的一篇以《西游记》为主题的短文以资纪念。】

《西游记》是一本神话小说,书中角色大抵神佛鬼怪,故事情节似也荒诞离奇,所以某些达人往往告诫人们:“看了《西游记》,说话如放屁。”然而,在狮驼国(见该书第74至77回)一案中,内中隐喻的社会批判价值,恐怕很难视为“放屁”。

 

这是一桩由匿名举报而揭露出来的大案要案。太白金星作为一介上仙,他在向悟空举报时,竟不可思议地“装作一个山林之老”。金星老人本是上界神仙,举报一窝妖精,为何还要隐姓埋名?大概是因为他深知仙界如同官场,也同样存在着朋比为奸,私相交通之弊端。“那妖精一封书到灵山,五百阿罗都来迎接;一纸简到天宫,十一大曜个个相钦;四海龙曾与他为友,八洞仙常与他作会。十地阎君以兄弟相称,社令、城隍以宾朋相爱。”由此可见,这是一个神怪勾结,佛魔串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具有庞大政治网络的天字一号大案。

 

且不说这伙妖魔在狮驼岭狮驼洞,伤天害理,坏事做尽,更令人悚然的是其中的三魔头,五百年前,他在狮驼国竟“吃了这城国王及文武官僚,满城大小男女,也尽被他吃了干净”,并因此而“夺了他的江山”,偌大一个狮驼国,“如今尽是一些妖怪”,那里的领导权早已不在真正的“人”道主义者(与“魔”道主义相对,恕我杜撰)手中。这伙妖魔,之所以敢于干下如此泼天罪恶,是因为他们有着非同寻常的“政治”背景。行者在向佛祖汇报时方才得知,青狮、白象二怪竟是文殊、普贤二位菩萨的宠物,而如来佛祖却是那十分凶狠残忍的大鹏金翅雕的外甥。面对这前所未闻的“通天”大案,就可以想见,为什么一路之上降妖捉怪,从不皱眉头的孙行者,在此却不得不三掬英雄之泪了。

 

的确,悟空当年也曾有过一段“美猴王”的“前科”。不过,他虽曾僭称“齐天”,搅闹天庭,毕竟不曾象这些妖怪,竟然“祸‘狮驼’全国,殃倾城之民”。也许因悟空有造反之嫌,罪在不赦,最终却被佛祖压在两界山下,判了长达五个多世纪的“有期徒刑”。而同是这位佛界领袖,明知三个妖魔在人间已作恶几千年(如来语:“山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却直到悟空“起诉”,才不得不“高度重视”。作为处理结果,不唯青狮、白象“官复”原职,而那位与佛祖有“母党之亲”的三魔头,竟然调到佛界的“最高首脑机关”—一大雷音寺作了“护法之神”(“护法”——多么具有讽刺意味)。由此可见,“佛法面前”也不是“妖妖平等”的。更可费解的是,在大慈大悲的佛祖眼里,这三个妖怪的价值竟然超过了成千上万被残害的生灵。当事者迷的悟空,真应该觉醒,到西天去取这种鸟人编造的鸟经,究竟有何鸟用?

 

我佛如来

孙悟空作为取经者的保护神,负有降妖伏虎之责任,他这种近似于“纪委”或“检察”职能的使命,在狮驼国一案中也受到了嘲弄。在太白金星举报之初,他的认识大抵还停留在“正义必定战胜邪恶”的水平,所以他才夸下海口:“若论满山满谷之魔,只消老孙一路棒,半夜打个罄尽。”他虽然听了太白金星的情况介绍,也许他压根儿不曾想到此案会有如此复杂的背景。所以说,“情况明,决心大”这样的提法很成问题,倒是“情况不明决心大”更为符合实际。当然这里的决心大,不包括一听情况不妙,立马拍板“倒车”的。当然,悟空在此案的查处过程中,五台、峨嵋二山及雷音寺方面不曾递条子,打招呼,这已经说明佛祖、菩萨的慈悲为怀和“六根清净”了。

 

“以人民名义”降妖除魔的可怜的孙行者

吴承恩先生在为他的另一部神话小说《禹鼎志》作序云:“虽然吾书名为志怪,盖不专明鬼,时纪人间变异,亦微有鉴戒寓焉。”由此可知,吴老先生也并不认为,看了他的《西游记》,都是“说话如放屁”的。

 1994年9月27日《杂文报》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