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谁在肢解列宁名言?

谁在肢解列宁名言?

 

近年来,爱国主义成了热门话题,网络上不仅出现了“爱国者”与“爱国贼”的纷争,现实中也屡屡发生抵制“洋货”、打伤同胞的“爱国”案件。

 

网络上的一些名言,有的是对爱国主义的赞颂,有的是对爱国主义的批评。美中不足的是,网上贴出的这些名言,往往只在后面缀上名字,却懒得注明出处(比如抄引的书籍及页码等),从而削弱了其准确性与可信性。我不否认一些名言具有时空的普遍性,有些名言毕竟是前人针对当时、当地的特定问题发表的意见,如果在理解上脱离了具体的历史情境,就很难把握其思想脉络与哲理涵义。

 

古代中国尚未形成现代国家,在传统的家国情怀之下,人们的爱国情感,很难摆脱忠君思维。而西方哲人关于爱国主义的论述,多数中国读者则感到比较陌生。在我们这个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指导思想的国家里,马克思和列宁自然具有他人所无法比拟的权威性。

 

谈到马克思,人们往往冠之以“世界公民”。马克思作为革命导师,早年放弃德国国籍,此后流亡西欧,屡遭驱逐,终老英伦,至死也未能叶落归根。因此,不仅马克思生前极少谈论爱国主义,就其一生际遇与理论创造而言,将爱国主义强行植入其思想体系也不科学。何况两位创始人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曾明确宣布过“工人没有祖国”。

 

谈到“爱国主义”,列宁的思想足够权威。1918年11月20日,他在《皮季里姆·索罗金的宝贵自供》一文中指出:“爱国主义是由于千百年来各自的祖国彼此隔离而形成的一种极其深厚的感情。”(《列宁全集》第2版第35卷,页187)这一论断往往被视为列宁对爱国主义的定义,至今仍被奉为圭臬。

 

提到列宁这一论述,不能不提布列斯特和约。布列斯特和约是“一战”中苏维埃俄国同德意志帝国于1918年3月3日在布列斯特(今属白俄罗斯)签订的条约。它是列宁为保住新生的苏维埃政权被迫采取的妥协行动。和约使苏俄退出了世界大战,为苏维埃政权赢得了喘息时间。这个苛刻的和约,不仅使苏俄丧失了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芬兰和白俄罗斯一部共约1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近五千万居民,而且损失了占全国煤炭开采量的90%,铁矿石的73%,54%的工业以及33%的铁路。与此同时,还要向德方交付60亿马克战争赔款。这一和约,显然是一个割地赔款的屈辱条约。因此,在谈判过程中,列宁的动议遭到强烈的反对和抵制,反对的理由之一就是爱国主义。

 

列宁对爱国主义的阐述,从字面看,似乎是对爱国主义的肯定和赞颂。人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从总体上,从根本上,列宁是反对爱国主义的。因为按照爱国主义的理由,列宁的妥协计划就无法实施。在国内近年的爱国主义喧闹中,列宁的“定义”被频繁引用。不过,许多引用都是断章取义的,实际上是对列宁思想的肢解与分割。在列宁的“定义”中,“彼此隔离”才是关键词。正是由于“彼此隔离”,爱国主义才成为封闭、狭隘、保守、孤立的产物。可见,列宁对爱国主义的阐述,本质上是贬义的。在原书同页,就可看到列宁对爱国主义的否定:“我国无产阶级革命的一个特别巨大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困难,就是它不得不经过一个与爱国主义断然决裂的时期,即布列斯特和约时期。”(《列宁全集》第35卷,页187)他进一步指出,“小资产阶级由于自己的经济地位,比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都更加爱国。”(同上)意思是说,整天招摇爱国主义旗帜的往往是一些眼界比资产阶级还要狭隘的小资产阶级。

 

和约刚刚签订一周,也就是1918年3月11日,列宁在《当前的主要任务》一文中,就批评了一些反对签订和约,并对德国义愤填膺的俄布党员,“仇恨德国人,打击德国人——这始终是通常的爱国主义即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口号。”(《列宁全集》第34卷,页77)列宁在这里提出了“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概念。可见,在他眼里,“通常的爱国主义”是有姓“无”姓“资”之分的,既有无产阶级爱国主义,也有资产阶级爱国主义。

 

1918年11月27日,在列宁就爱国主义作出“定义”一周后,他再次强调:“在这方面起了很大作用的,是我们的革命同爱国主义作了斗争。我们在布列斯特和约时期曾经不得不反对爱国主义。我们说,如果你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你就应当为了国际革命而牺牲自己的一切爱国主义情感,……”(《列宁全集》第35卷,页208)不仅要与爱国主义“作斗争”,而且要“反对”爱国主义。列宁的用语奇怪吗?可见,列宁在处理国内外事务时,比狭隘的、局部的、暂时的爱国主义,具有更为广大、更为全面、更为长远的眼光。

 

四个月之后(1919年3月18日),列宁在俄共第八次代表大会的总结报告中强调指出,“爱国主义,这正是小私有者的经济生活条件造成的一种情感。资产阶级比小私有者更国际化。在布列斯特和约时期,当苏维埃政权把全世界的无产阶级专政和全世界的革命看得高于一切民族牺牲的时候,我们就碰到了这种爱国主义。”(《列宁全集》第36卷,页121)在列宁看来,由于“祖国彼此隔离”而形成的“极其深厚的感情”,其实是一种“小私有者”的“情感”,而苏俄当时的“爱国主义者”只是一些“小私有者”的团伙,“他们(小私有者——注)在无产阶级革命日益成熟的时代,曾经用旧爱国主义观点来看问题,他们的看法不仅是非社会主义的,而且是根本不正确的。”(同上书,页122)

 

世事沧桑。列宁100年前建立的苏俄政权已经烟消云散,俄罗斯土地上如今的当政者对列宁当年的举措作出了新的评价。今年年初,俄罗斯总统普京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苏俄单方与德国及其盟友签署了《布列斯特和约》,“几个月后德国投降了,而我们却败给了战败国。这真是历史上所罕有的。为了什么?为了争夺政权。”(2016年1月26日新浪新闻)普京所说的当是另一种爱国主义。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