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雾霾”

“雾霾”

 

每年秋冬季节,从京畿重地到江南水乡,从白山黑水到天府之国,浓雾弥天,毒霾盖地,雾霾似乎特别眷顾人口稠密地区,成千上万的民众终日笼罩在令人窒息的尘霾毒雾之中。

 

循常识,没人认为雾霾是什么好东西。近日见于媒体的研究报告指出,2012—2013年北京PM2.5中,重金属砷、铅、镉的质量比,分别为0.128‰,1.816‰和0.027‰。报告人称,“长期暴露于这些物质,对人体健康有明确不良影响,其中砷、镉属一级人类致癌物。”而“PM2.5对人体危害,不仅来源于砷、铅、镉这三种致癌重金属,还有苯丙芘等致癌物。”(2016年11月15日《科技日报》)

 

其实,雾霾的危害早就有人指出。因防“非典”而著名的钟南山教授,在2014年“两会”上就“雾霾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提出警告,灰霾对哮喘、慢阻肺,特别是肺癌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他披露的一份研究结论——“由于有供暖燃煤的区别,淮河以北预期寿命短了5.52年。”(2014年3月7日中国青年网)更是石破天惊!须知淮河以北的受害者,并非都是蚁民与百姓。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在一次演说中调侃道,“这次北京的雾霾,我特别高兴,我从来没有那么高兴过,这次没有特级的空气了。”(2013年2月22日凤凰网)的确,雾霾之下,人人平等,受害者不仅仅是豆浆油条,也有海参鲍鱼。马云虽为雾霾而高兴,但他并未赞赏“好雾霾”。作为一个对环境治理颇具抱负的企业家,他的话只是无奈与嘲讽。

 

在我们社会里,一些事物一旦具有了“中国特色”,就会得到无须理由的维护,而维护的对象通常都被视为好东西。去年我曾写过一篇短文,说的是一些人维护“咱们的雾霾”的民间壮举。而学界对于雾霾的维护,在科技含量上,显然与民众不是一个档次。正是在这期《科技日报》上,“北京大气PM2.5中,砷、铅和镉三种致癌重金属元素质量比,分别下降了85.9%、48.9%和40.7%”。正因如此,该报才会欣喜地宣布——《北京雾霾“毒”性下降》。如果说雾霾对公平的贡献,是马云基于社会角度的调侃,那么,北京雾霾的“良性”发展,似乎出于纯粹科学的论证。

 

专家的论证,旨在突出一点,即“过去三年北京市出台系列大气污染防治措施”“已初见成效”。而雾霾“毒性”下降即为成效之一。专家的论证,自然是权威结论。于是,在可期待的将来,雾霾就会变成“毒性不大”甚至“没有毒性”的“好雾霾”。消息见报,即引起网友的调侃,从“毒性下降”,到“毒性消失”,不过一步之遥,到那时,北京的雾霾将会成为“无毒雾霾”、“环保雾霾”、“绿色雾霾”,如果再加点氨基酸和维生素,北京人将不再是“吸尘器”而是要“有偿呼吸”。“好雾霾”的呈现,意味着“过去三年”的治理成效,意味着“过去三年”的官员政绩。1950年代,钱学森“亩产万斤”的科学推算,在神州大地引发了“高产卫星”的大跃进。“好雾霾”的专家们,期望得到的恐怕不仅仅是科研经费与职称待遇。科技一旦成为权力的奴婢,科技本身也会沦为杂技。

 

且不说雾霾的蔓延早已超越了国境与政区,如同雾霾决不会固定在帝都上空一样,雾霾也不会有意避开北京空域,它将随着风向自由占领或撤离。雾霾的治理,有赖于统盘规划与全局治理,怎么可能在雾霾厚重的我国天空,只为北京留下一块蓝天“特区”。人们无法直观地感受空气中砷、铅、镉的含量,甚至PM2.5这个名词也是外国人所赠予。人们只知道常识,无论“浓香型”(毒性大)的雾霾,还是“清新型”(毒性小)的雾霾,仍然还是雾霾。没有“毒素”的雾霾也就不再是它自己。“浓香型”的雾霾决不可能是什么祥云叆叇,“清新型”的雾霾也决不可能是什么氤氲瑞气。吸入肺泡的雾霾,无论如何体味不出口感醇厚与回味悠长。

 

鲁迅早年在北京,无缘碰到“好雾霾”,但他却非常清楚国人的“好浮肿”。他曾深刻地指出,一些国人“患着浮肿,而讳疾忌医,但愿别人胡涂,误认他为肥胖。妄想既久,时而自己也觉得好像肥胖,并非浮肿;……”(《鲁迅全集》第六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页648)如果医生告诉病人,你的浮肿,与众不同,是一种特别的好浮肿。这样的大夫,无疑于职业杀手,谋财害命。雾霾也是如此,在一些专家嘴里,雾霾虽然依旧乌烟瘴气,但已是“毒性”下降的“好雾霾”。(同上)

 

雾霾的肆虐只是最近几年的事情,蔓延之快,覆盖之广,已经对我国经济社会构成了严重损失。治理雾霾,当然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这其中,柴静的媒体人境界,钟南山的职业人精神,同样弥足珍贵,至少民众并不需要安于“自欺”而“欺人”的“好雾霾”。

欢迎关注“安立志”微信公号(anlizhi2015):

推荐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