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沙皇阶下的列宁与列宁阶下的沙皇

沙皇阶下的列宁与列宁阶下的沙皇

 

沙皇阶下的列宁与列宁阶下的沙皇

 

安立志

 惨遭杀害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

标题的“阶下”即“阶下囚”之意。历史是否真有规律和定数?众说纷纭。不过,历史上确有匪夷所思的报应或轮回。比如,列宁先前曾是沙皇尼古拉二世的阶下囚,到最后,尼古拉二世却沦为列宁的阶下囚。这首先意味着政权更替甚至国体变迁。如何对待阶下囚,是考察一个政治体系的法律与监狱制度的重要指标。

 

尼古拉二世(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罗曼诺夫),是俄国的末代沙皇,其作用与地位,清朝末代皇帝溥仪无可比拟。我对俄国沙皇素无好感,中国数百万平方公里国土之丧失,正是缘于沙皇的侵略。这个尼古拉也不是好东西,八国联军侵华他是重要参与者,他又以义和团为借口,出兵控制我国东北,并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江东六十四屯惨案与海兰泡大屠杀,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被俄军枪杀或淹死。

 

19世纪末叶,由于工业文明和资本主义的发展,加之国内外矛盾的激化,俄国封建专制政权走到了尽头。年轻的列宁因为从事地下反抗斗争,一度沦为沙皇的阶下囚。从189512月起,列宁(时年25岁)在狱中监禁14个月,后又流放西伯利亚三年之久。

 

我上小学时,有一篇名为《六个墨水瓶》的课文,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列宁。列宁在狱中仍然坚持学习与写作。为了避开看守的监视,他把面包捏成墨水瓶,以牛奶作墨水,用牛奶在纸上书写后用火一烤即可显出字迹。列宁的警惕性很高,一听到脚步声,立即把墨水瓶塞进嘴里。列宁曾风趣地说,“今天真不走运,一连吃了六个墨水瓶。”从课文可以看出,狱中的生活条件并不算差,面包和牛奶是充分供应的。令人不解的是,列宁作为政治犯,监狱方面并未严加管束,更未强制劳动,甚至对其阅读也极少限制。一本充满列宁崇拜的传记这样叙述,探监人员“每周可以送饭三次,送书两次。……准许送进去的书相当广泛,连月刊甚至周刊都可以送。”(《列宁传》,江苏人民出版社,1992年,P70)不仅如此,监狱方面甚至设立了图书馆,藏书也相当丰富。他在监狱里,不仅起草了《论罢工》等小册子,而且撰写了党纲及其说明文字。(同上书,P73)他写作《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的许多重要资料都是在狱中搜集的。(同上书,P74)列宁出狱后被改判流放西伯利亚,他还开玩笑说:“可惜从监狱里出来得早了点,能再住一些日子把书写完就好了,在西伯利亚是不容易得到参考书的。”(克鲁普斯卡娅《列宁回忆录》,人民出版社,1960年)

 

1897210日,列宁开始了长达三年的西伯利亚流放生涯。在人们的想象中,流放如同《水浒传》的充军和刺配,即使没有董超、薛霸的押解和一百杀威棒的考验,西伯利亚也是一个令人生畏的寒冷荒蛮之地。人们的确想不到,在沙俄统治下,犯人自己对流放之地是可以选择的。列宁的母亲向当局提出申请,“要求指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或米努辛斯克作为儿子的流放地点,因为那里的环境好些。”(同上书,P74)居然获得批准。列宁的母亲不仅请求当局允许列宁自费前往流放之地而无须警察押解(从而避免了想象中的周折与折磨);而且请求当局允许列宁行前在莫斯科家中停留三天,竟然都被批准。(同上书,P75

 

列宁一路舟车顺利到达流放地——舒申斯克,“那里的物价很便宜”,当局每月发给流放人员8卢布的生活补助,足够支付他的全部食宿费用。他利用这笔钱租了一所房子,房间里不仅有地板、地毯,还点缀着银松;他每天都能吃到牛羊肉,“还有牛奶和奶饼”;而且他还“雇了一名女佣人,为他做饭和洗衣服。”(同上书,P78)尽管身处流放环境,这位无产阶级革命家却雇佣了一位无产阶级,这位女佣人无论如何应当属于雇佣劳动者。

 

列宁在“流放生活万恶的泥潭”(同上书,P85)里渡过了三年,不仅未被这泥潭所吞没,而且生活丰富多彩。他在流放地,经常带着他的“荏卡”(猎狗)去打猎,或者和友人下棋、远足与滑冰,还组织流放地的革命者成立同志互助会,讨论革命斗争的相关问题。他在流放期间完成了《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这部重要著作。由于列宁与外界保持着密切联系,从而在流放期间制定了创建无产阶级政党的组织计划。(同上书,P841898722日,列宁与克鲁普斯卡娅在流放地举行了婚礼。婚后,他们用4个卢布租了半幢房子,在房前屋后开辟了菜园和花园,并且雇了一个13岁的女孩巴莎料理家务。(同上书,P82)由此可见,列宁的流放生活至少有一个阶段是相当“浪漫”和“惬意”的。18992月,列宁结束了流放生活。克鲁普斯卡娅对当年的流放生涯评论道:“总之,流放时期还过的不坏。”“实际上任何监视也没有。”人们不免要问,沙皇统治后期,为什么监狱制度出现了如此宽松的状态?费格涅尔认为,这与个别监狱司令官的人道精神有关。索尔仁尼琴则认为,“这种吹遍整个社会的自由之风——是决定性的。”(201011月刊《看历史》)这说明在当时的制度空间与权力缝隙中,至少回旋着一些自由与人道的因子。

 

在尼古拉二世治下,列宁成为阶下囚,其地位让人想起宋江吟反诗中的两句:“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列宁在被沙皇监禁和流放的四年多,一刻也未放松策划推翻当局的斗争;沙皇对于列宁等人的人道待遇,无疑于养虎遗患。沙皇沦为列宁的阶下囚就不同了,沙皇如同古代中国的南唐李后主,“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只能与皇后、皇储、公主及仆人呆在一起,“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列宁(中)与斯大林(左)

 

沙皇成为列宁的阶下囚,并不是直接的。19172月,尼古拉二世在俄国革命中被推翻。在当时,“自由主义政党及其控制的国家杜马临时委员会在促使沙皇退位、组织临时政府方面起了主要作用;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在组成苏维埃、影响群众运动方面,占有主导地位”。(《一个大国的崛起与崩溃——苏联历史专题研究(1917-1991)》,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P26)在这场革命中,列宁及其布尔什维克发挥了什么作用呢?革命发生时,列宁根本不在国内,“力量有限的布尔什维克党”,根本“无力影响革命自发性蓬勃展开的过程’。”(同上)

 

二月革命后,已统治了俄国23年的末代沙皇尼古拉宣布退位,他偕妻子、儿女离开皇宫,被隔离软禁在皇村。临时政府中一些人士主张把退位后的尼古拉及其家庭成员作为公民来对待,并对其人身安全做出了应有的安排。临时政府领导人克伦斯基在对待尼古拉的态度上,也表现了基本的人道的精神,他表示:“我要让他知道革命对敌人是宽宏大量的,人道的,不仅在口头上这样讲,在实际上也是这样做的。”(201214日《东方早报》)但由于俄国局势的动荡与复杂,公众对优待皇室的传闻表示不满。为保证皇室的安全,临时政府决定把他们转移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镇。

 

当年8月,临时政府与布尔什维克关系恶化后,沙皇一家又被转移到西伯利亚的托博尔斯克,这里是化学元素周期表的发明人、著名化学家门捷列夫的故乡。皇室一家被安顿在省督的住宅里。克伦斯基指示说:“不要忘记这是前沙皇。他本人和他的家庭都不应受到任何怠慢。”(同上)因此,在托博尔斯克,尼古拉一家的生活条件还是相当舒适的,他本人和家人可以到教堂参加宗教仪式,仆人和侍从可以自由出入。此时的沙皇,其处境与我国清朝末代皇族的情况基本相似。他不仅不是列宁的阶下囚,甚至也不是克伦斯基临时政府的阶下囚,他所失去的只是至高无上的皇权而已。

 

有学者称,二月革命后成立的俄国临时政府,其实是一个“温和社会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的联合政府”。(《一个大国的崛起与崩溃》,P7919177月,新组成的克伦斯基联合内阁,“有8人来自社会革命党、人民社会主义党和孟什维克,7人来自民主立宪党等自由主义政党”(同上书,P68)。其成员绝大多数属于社会主义者和自由主义人士。因此,苏联史书上所谓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是根本不存在的。当年117日发生的攻占冬宫,武装暴动的夺权行动,亦即苏共史书上的“十月革命”,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革命,实际上是一场夺权行为或者军事政变,只能说明布尔什维克夺权的迫不急待。

 

二月革命后,俄国政治的焦点是召开立宪会议。列宁夺权之后,也将召开立宪会议作为争取民心的挡箭牌。他甚至宣布,如果布尔什维克在立宪会议选举中失败,他们将服从“人民群众”。(同上书,P80-81)然而,一当权力到手,在列宁领导下举行的首次立宪会议选举,布尔什维克竟然遭到惨败,在715名当选代表中,社会革命党350名,布尔什维克175名,左派社会革命党40名,孟什维克15名,立宪民主党(人民自由党)17名,另有一些其他党派和民族的代表。(同上书,P81)布尔什维克反而成了可怜的少数。这使得列宁恼羞成怒,于是下令驱散立宪会议,逮捕与会成员。191815日,在立宪会议开幕之日,布尔什维克不仅开枪镇压支持立宪会议的和平示威,而且使用武力解散立宪会议,并以苏维埃取代了立宪会议。

 

19172月推翻沙皇之后,到当年10月布尔什维克控制政权,短短8个月时间,俄国政治出现了从君主专制到民主立宪,再到极权专政的重大变迁。这个最后环节,反映的是历史的进步,还是政治的倒退?当代俄国70多年的历史进程已经作出了结论。在当时,布尔什维克的同情者、列宁的挚友高尔基,以《从1 9日到15日》为题发表文章,他将列宁191815日开枪镇压民众与沙皇190519日屠杀民众的暴行相提并论,激烈谴责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的暴力行径。(《不合时宜的思想》,花城出版社,2010年,P340)德国著名的女革命家罗莎·卢森堡也对此作出评价,“列宁和他的同志们直到十月胜利以前都激烈地要求召开立宪会议”(《论俄国革命》,贵州人民出版社,2001年,P21),而“俄国选举立宪会议的人民投票是根据世界上最民主的选举权”,并且“在完全自由的条件下举行的一次人民投票”,布尔什维克对它“却毫无敬佩之念”,“干脆宣布投票结果毫无价值”。表现了“他们对于立宪会议、普选权、言论和集会自由,总之,对于人民群众的民主主义基本自由的全部设施,明显地采取十分冷漠的蔑视态度”(同上书,P15)。卢森堡谴责道:“列宁找到的纠正办法即取消一切民主制,却比这一办法应当制止的坏事更坏,……”(同上书,P25)。列宁的出尔反尔,一方面说明其所抱持的无视人民权利的思想意识,另一方面也标志着他所建立的只能是暴力专制的政治制度。

 

克伦斯基临时政府被推翻后,布尔什维克政权不再善待尼古拉,他们对沙皇一家实施逮捕,辗转囚禁。此时的沙皇,才真正成为列宁的阶下囚。19183月,苏维埃宣布不再承担沙皇一家的生活费,也不再允许沙皇佩戴象征荣誉和权力的帝皇肩章。19185月,沙皇一家被囚禁于叶卡捷琳堡伊帕切夫别墅,他们的生活条件逐渐恶化。布尔什维克削减掉随侍沙皇的十几位忠心奴仆,沙皇一家希望每日能吃到黄油、喝到咖啡的愿望,被认为“过于腐化奢侈”遭到拒绝。1918年春夏,布尔什维克开始考虑如何处置末代沙皇。托洛茨基说,他曾建议,鉴于乌拉尔局势不稳,苏维埃政府应立即行动,公开审判尼古拉,通过电台向全国转播,以揭露他在整个统治期间的所作所为。列宁赞同公审的想法,但担心时间不够。

 

1918716日,沙皇一家用了最后的晚餐。围在桌旁吃饭的尼古拉(50岁)对未来很担忧,他的脸因过度紧张而布满了皱纹;皇后亚历山德拉(46岁),看上去也老了许多;还有他们的四个女儿和一个未成年的儿子:奥尔加(22岁)、塔蒂阿娜(21岁)、玛丽娅(17岁)、阿娜斯塔西娅(16岁)、阿历克谢(差一个月14岁)。晚餐后,沙皇一家便被遣散回到各自房间。717日零点,沙皇一家被叫醒,被集中到一个地下室。公主们赶紧把宝石等首饰塞进内衣裤——自到叶卡捷琳堡后,许多东西都被人偷走了。与沙皇在一起的还有其家庭医生尤金·波特金,宫女玛利亚·德米多娃,另有一个男仆与厨子。他们进了地下室,门突然被打开,一队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来福枪闯了进来。其中的首领尤洛夫斯基向他们宣布处决命令,尼古拉惊呆了,结结巴巴地问:“什么?什么?”——子弹就直接打在他的脸上,他最先被杀死。他的妻儿和仆人也随即中弹。沙皇的两个公主微微动了一下,发出痛苦的呻吟,士兵们随即用刺刀刺穿了她们的身体。卡车拉着11具尸体来到一片空地上,女孩子们身上的宝石被拿走,他(她)们身上的衣服全部被剥光并烧掉,尸体被抛进一个废旧矿井中。由于矿井的水很浅,士兵们又扔了一些松枝盖到上面。然后在黑夜中驱车离开。天亮后,士兵们又奉命把硫酸泼到死者的尸体脸上,烧毁他们的容颜,使他人无法辨认。(胡果·达文波特《震惊世界的日子》,东方出版社,2005年,P60-61

 

末代沙皇一家7口加上他们身边的医生、厨师与侍从共11人,被布尔什维克满门抄斩,焚尸毁容。当局为掩盖罪恶,又把关押处决沙皇的房子彻底摧毁,连纪念女皇的叶卡捷琳堡也改名为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现已改回原名)。在后来几十年里,不断有人秘密寻找沙皇一家的遗骨,终于在1978年发现灭尸现场,继而又在矿井中发现沙皇及其亲属的遗骨。到底是谁下令处死沙皇全家,一直是一个难解的谜团,直到193549日,布尔什维克的早期领导人、列宁当年的战友、流亡中的托洛茨基在日记中写道:叶卡捷琳堡失守后他回到莫斯科,曾问过斯维尔德洛夫:“沙皇在哪里?”答:沙皇及其全家都被枪决了。问:“这是谁的决定。”答:“我们在这里决定的。伊里奇(列宁)认为,我们不能给他们留下一面活的旗帜,尤其当前困难的条件下。”这才大白天下。下命令的正是列宁。(《托洛茨基流亡日记与书信》,四川人民出版社,1992年,P125)残酷杀害沙皇一家的行径虽然满足了一些人的报复心理,但是并没有为布尔什维克添加光彩。尼古拉是自动退位的沙皇,退位后也无抵抗与反动行为,其家人和随从更是全然无辜,而最小的王子尚未成年!曾在沙皇的监狱和流放地受到宽容与优待的列宁,当沙皇成为他的阶下囚时,便毫不客气地,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斩草除根,以绝后患。此时的尼古拉一定非常后悔,当时为何不对列宁采取同样的措施。

 

1998717日,在沙皇一家被残酷杀害80周年之际,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下令,将沙皇一家的遗骨隆重安葬在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大教堂。叶利钦在葬礼上发表了《必须说出真相》的讲话:“今天是俄国历史性的一天。自从杀害俄国最后一位皇帝及其全家以来已经过去八十年了。我们多年避而不谈这一可怕的罪行,但应当说出真相:叶卡捷琳堡的镇压是我国历史上最可耻的一页。我们安葬被无辜杀害者,是为自己的祖先赎罪……安葬叶卡捷琳堡悲剧死难者的遗骸,这首先是彰显人类正义的行为……不管属于何种政治观点、宗教和种族,我们要用忏悔与和解来结束对俄国来说那血腥和无法无天的世纪。”(201214日《东方早报》)

 

与我国一些人至今仍然把列宁供在神龛中不同,俄罗斯人民和政治家当然要比中国人更了解这个历史人物的历史地位与作用。据俄罗斯卫星网卫星新闻斯塔夫罗波尔(2016年)126日电,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全俄人民阵线论坛上,谈到列宁处决沙皇一家的行为时指出:“人们曾经都控诉沙皇政权的镇压暴行。然而,苏维埃政权的产生从何而来?是从大规模镇压开始的。我所说的已经不是规模,其规模简直最为令人发指。例子就是,将沙皇一家,连同儿童一起消灭、枪决。然而,也许会有根除潜在后嗣的考虑,但为什么要杀害(沙皇家庭的)波特金医生?为什么要杀害所有的仆人?这些按说是无产阶级出身的人。为了什么?为了掩盖罪行。”

欢迎关注“安立志”(anlizhi2015)微信公众号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