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塞纳河畔的美国总统铜像

塞纳河畔的美国总统铜像

 

在法国游览的三天里,产生了一些莫名的疑问。在国际关系中,曾经血肉横飞,你死我活的两个国家,后来却十分亲善;本来同根、同源、同文、同种的两个国家,却又反目成仇。前者如法国与俄国,后者如英国与美国。

 

塞纳河上有一座著名的亚历山大三世大桥,造型优美,金碧辉煌,南接巴黎荣军院,北连大小皇宫。该桥1896年奠基,系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赠给1900年巴黎世博会的大礼,大桥以其父亚历山大三世的名号命名。要知道,俄法两国曾是死敌,拿破仑大军不仅多次击败俄国为主的反法联盟,其兵锋曾深入俄国腹地,甚至俄国首都莫斯科曾遭到法军的血火屠城。前后不足百年,竟然俄法同盟,亲善有加,真是世事变迁,人心不古。有意思的是,大桥南端的荣军院正是拿破仑的长眠之地。

 

从荣军院向东,不远处就是著名的波旁宫,即今法国国民议会所在地。塞纳河畔,波旁宫前,却与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的铜像不期而遇。这位前驻法国公使,身着一件短大衣,右手卡腰,左手拿着一本《独立宣言》,站立在汉白玉石座上。

 

在法国的京畿之地,在巴黎的塞纳河畔,为什么会有美国总统的雕像?法国与美国有什么特殊关系?这位美国总统与法国有哪些历史渊源?还真是一言难尽。

 

杰斐逊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开国元勋、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人,深受法国启蒙思想家的影响。被马克思称为“人类第一个人权宣言”的《独立宣言》,其中的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的思想,就来自法国思想家卢梭与孟德斯鸠。杰斐逊不仅继承和发展了法国的启蒙思想,而且付诸于政治实践,美国的国家机器及其运行机理充分体现了这些原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杰斐逊被称为美国制度的设计师。不仅如此,杰斐逊甚至以此来教育家人。杰斐逊的女婿杰斐逊·曼·伦道夫致力于攻习法律。杰斐逊专门为他推荐法国思想家的著作,他在信中指出,“在政治经济学方面,我认为斯密的《国富论》是现存最优秀的一本书;在政治学方面,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普遍受人推崇。”(《杰斐逊选集》,商务印书馆,2011年,P487)甚至三年前,杰斐逊还曾为他的人生规划出谋划策,“上哪儿去学政治、法律和历史?我毫不犹豫地选择法国,因为你在法国同时还可以学习那个国家的语言,在我们目前的形势下,法语是非常重要的。”(同上书,P419)他给他的堂兄弟约翰·加兰·杰斐逊开列的三栏书单,不仅包括斯密与孟德斯鸠的名著,还有另一位法国思想家伏尔泰的历史著作。(同上书,P489)

 

1775年4月,英属北美殖民地人民在列克星敦打响了独立战争的第一枪。1776年7月4日,《独立宣言》正式问世,这标志着美国的诞生。由北美13个殖民地组成的弱小的美国,与其强大的宗主国争锋,实力悬殊。国家危亡之秋,正是由于法国对美国的正式外交承认,并与之建立军事同盟,才改变了美国孤军奋战的局面。1781年10月,美法两军并肩作战,取得约克敦战役的决定性胜利,此战役画下了独立战争的休止符。1783年9月,签定了《美英巴黎和约》,地点就在巴黎近郊的凡尔赛宫。条约规定,英国正式承认美国为自由、自主和独立国家;确认美国疆界东起大西洋沿岸,西止密西西比河,北接加拿大五大湖区,南至佛罗里达北界。

 

1785年,杰斐逊被美国新政府任命为驻法国全权公使。他在任职期间,有幸成为法国大革命的目击者和参与者。他在自传中记下这样一件事,法国几个政界人物,居然在他的寓所召开会议,为国民议会制定章程。为此,他专门向法国政府澄清,以洗刷自己干涉法国内政的嫌疑。事实上,杰斐逊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中并不超然。1789年6月3日,他甚至为法国王室起草了“权利宪章草案”。(《杰斐逊集》,三联书店,1993年,P1075)杰斐逊的挚友拉法叶特(曾经参与美国独立战争,并在约克敦战役中建立功勋)担任法国国民军总司令。大革命中著名的“人权宣言”就是由他起草的。杰斐逊向其建议,应删除“人权宣言”初稿中的“财产权”,另加上“生命权、享有自己的劳动果实的权利、发挥个人才能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以及抵抗压迫的权利”。(《读书》2003年第4期,崔之元文)杰斐逊在自传中这样评论法国大革命,“在美国进行的诉诸人权的事业,被法国接收了过去。这是这样做的第一个欧洲国家。”(《杰斐逊选集》,P126)

 

1800年,杰斐逊当选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任内最具影响力的举措是“路易斯安那购地”。为确保密西西比河的航运,他利用英法等国的矛盾,派人赴法国谈判,试图购买新奥尔良附近地区。当时,已是法国终身执政的拿破仑,为谋求欧洲霸权,正陷入与反法联盟的长期战争。为了解决日益枯竭的战争经费,完全出乎美国的意料,法国竟然同意向美国出售从密西西比河到落基山脉之间约260万平方公里的大片土地。(《一口气读完美国史》,京华出版社,2005年,P86)这项交易最终以3美分一英亩的价格(总价1500万美元)成交,史称“路易斯安那购买事件”。1803年7月4日,华盛顿《国民通讯员报》报道称,与其说此举扩张了美国疆土,不如说它实质上彻底改变了美国。事后,杰斐逊给一位美国将军复信时写道,“因为这件事和每一个国民都有关,值得普天同庆。购买的土地包括密苏里河和密西西比河的全部水域,使美国的面积增加不止一倍,而且新的地区就土壤、气候、物产和交通枢纽而言,都不亚于老的地区。”(《杰斐逊选集》,P560)

 

十八世纪末叶,宪政民主是美、法两国的共同追求,而英国则是共同敌人。历史无法假设,没有法国人出兵支持,美国独立战争胜负难以预料;而美国独立战争的胜利,则鼓舞了法国大革命的士气。正因为法美两国历史上这段蜜月期,在美国独立战争100周年时,法国人民给美国人民送去一份极具象征意义的礼物——自由女神像。而塞纳河畔的杰斐逊雕像,也许意味着,法美两国曾经的英雄互粉、惺惺相惜。

 

2016年6月25日香港《大公报》

欢迎关注“安立志”(anlizhi2015)微信公众号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