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百年前的帝制复辟

百年前的帝制复辟

 

百年前的帝制复辟

 

安立志

 

1916年3月12日——整整100年前,当了83天洪宪皇帝的袁世凯,宣布撤销帝制,三个月之后,一命呜呼!

在中国近代史上,袁世凯是个复杂人物,虽早已盖棺,却难以论定,有人说他是独夫民贼,窃国大盗;有人说他是政治家,军事家;有人说他是枭雄,怪杰……他曾开创民国,也曾复辟帝制;他曾创立新军,也曾镇压革命;他曾收回外蒙古,也曾签过二十一条;……但其逆潮流而动的复辟帝制,毕竟遗臭千古。

进入20世纪第二个10年,古老的中国结束了两千多年的皇权专制,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谁也没想到,共和国的炕头未热,帝制的闹剧再度登场。不过,袁世凯称帝,与古时不同,其借口不再是顺应天命,征应河图,而是“国情”与“民意”。

复辟帝制,未雨绸缪。袁世凯雇佣了两名外国顾问,一是美国人古德诺,一是日本人有贺长雄。前者在《共和与君主论》中称:“中国数千年以来狃于君主独裁之政治,学校阙如,大多数之人民智识不甚高尚,而政府之动作彼辈绝不与闻,故无研究政治之能力。”因此,“中国如用君主制,较共和制为宜,此殆无可疑者也”。(《护国运动资料选编》,中华书局,1984年,P8)后者在《观弈闲评》中称,“中华民国并非纯因民意而立,实系清帝让与统治权而成”。因此,“中华民国宪法不必取法于先进共和国宪法”,应当“有合乎民国情形独特之立法”。《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应当删除关于人民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规定,或者改为“人民合法律所定资格者有选举权、被选举权”。

两名外国顾问的个人意见,马上被“国情特殊论”者视为仙乐纶音,于是添油加醋,大加渲染。筹安“六君子”不顾外国学者的原意如何,在筹安会成立宣言中宣称:“美国者,世界共和之先达也。美之大政治学者古德诺博士即言:‘世界国体,君主实较民主为优,而中国则尤不能不用君主国体’。……古博士以共和国民而论共和之得失,自为深切著明,乃亦谓中美情殊,不可强为移植。”(《护国运动资料选编》,P10)一时之间,“中国国情特殊”、“共和不合国情”、“不宜移植外国”之论甚嚣尘上,似乎成为废共和、起帝制的不刊之论。

与此同时,筹安会为其啸聚奔竞,虚张声势,组织乞丐、妓女在内的形形色色的请愿团,以人民团体的名义,手持各色旗帜,齐集新华门外,跪呈劝进表,请求袁世凯俯顺民意,荣登大宝。袁世凯之子袁克定,为了成为太子或皇储,专门伪造了一张《顺天日报》,制造全民盼望皇帝的虚假民意。袁世凯又授意各省将军与巡按使,统一行动、统一推戴、统一格式,推戴书中必须要有如下45字:“恭戴今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并以国家最上完全主权奉之于皇帝,承天建极,传之万世。”(《袁世凯伪造民意纪实》,文海出版社,P10)在“选举”所谓“国民会议代表”时,筹安会代表团对各省下达指示,其电文标题竟为“各县代表事实上虽系指定形式上仍需推举电”(同上书,P4)。本系指定,却说“推举”;本系内定,却说选举,这种手法一直延续至今。

1915年12月11日,御用的“参政院”以“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名义再次呈递推戴书。“推戴书”不仅盛赞袁世凯经武、匡国、开化、靖难、定乱、交邻之六大“功烈”,而且打着民意之旗号,对袁世凯背叛中华民国大总统就职誓词,加以辩解与涂抹:“国体实定于国民之意向,元首当视乎民意为从违。民意共和,则誓词随国体而有效;民意君宪,则誓词亦随国体为变迁。”(《北洋军阀》第二卷,武汉出版社,P1005)借口民意,强奸民意,好象其复辟帝制乃人民群众的共同意志。袁世凯遂于次日发表申令:“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予之爱国,讵在人后?但亿兆推戴,责任重大,……乃国民责备愈严,期望愈切,竟使子无以自解,并无可诿避。”(同上)好像他不当皇帝,人民群众决不答应;好像他当了皇帝,只为顺应民意,很有一些无可奈何的感觉。袁世凯复辟帝制既成事实,由其控制的“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于12月21日电告各省,“此次国体问题文件除关于法律规定外,一律查明烧毁”。(《袁世凯伪造民意纪实》,P12)伪造民意,黑箱操作,做贼心虚,以致于斯!

梁启超对其丑恶行径之揭露可谓淋漓尽致:“此次皇帝之出产,不外右手挟利刃,左手持金钱,啸聚国中最下贱无耻之少数人,如演傀儡戏者然。由一人在幕内牵线,而其左右十数嬖人蠕蠕而动;此十数嬖人复牵第二线,而各省长官乃至参政院蠕蠕而动;彼长官等复牵第三线,而千七百余不识廉耻之辈、冒称国民代表者蠕蠕而动。其丑态秽声播于社会者,何啻千百万事,……”(《饮冰室合集·专集》三十三,P104)而“此一出傀儡戏,全由袁氏一人独演。”(同上书,P99)对于袁世凯的假冒民意,梁启超一针见血地抨击道:“自国体问题发生以来,所谓讨论者,皆袁氏自讨自论;所谓赞成者,皆袁氏自赞自成;所谓请愿者,皆袁氏自请自愿;所谓表决者,皆袁氏自表自决;所谓推戴者,皆袁氏自推自戴。”(同上书,P100)若干年后,中共创始人李大钊也指出:“一世怪杰之袁世凯,以附和民意而再起者,卒以伪造民意而亡。”(《李大钊全集》,人民出版社,2006年,P209)可悲也夫!

袁世凯1915年12月12日宣布复辟帝制,改国号为中华帝国,建元洪宪,史称“洪宪帝制”。此种倒行逆施遭到举国反对,以致众叛亲离,不得不在1916年3月12日宣布撤销帝制,这个皇迷心窍、帝欲熏心的野心家,前后只做了83天皇帝。1916年6月6日,袁世凯因病身亡。袁世凯死后,从社会各界反映来看,复辟帝制竟是如此不得人心,有佚名人士戏挽袁世凯:

总统府,新华宫,生于是,死于是;

推戴书,劝进表,民意耶,帝意耶?

 

2016年3月26日香港《文汇报》

欢迎关注“安立志”微信: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