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为什么要给领导画好“护身圈”?

为什么要给领导画好“护身圈”?

为什么要给领导画好“护身圈”?

 

安立志

 

大公网2015年7月28日报道,“官媒:像孙悟空那样为领导画好‘护身圈’”。这条报道不仅见于环球网、大河网,人民日报微信也有报道。官媒这回没造谣,孙悟空确实为唐僧画过一次“护身圈”,详情参看《西游记》第五十回,孙悟空“即取金箍棒,幌了一幌,将那平地下周围画了一道圈子,请唐僧坐在中间;着八戒、沙僧侍立左右,把马与行李都放在近身。”并对唐僧道:“老孙画的这圈,强似那铜墙铁壁。凭他甚么虎豹狼虫,妖魔鬼怪,俱莫敢近。但只不许你们走出圈外,只在中间稳坐,保你无虞;但若出了圈儿,定遭毒手。”

 

官媒关于“护身圈”的说法显然是比喻,也就是将唐僧比喻为领导,比喻为权力。在取经路上,唐僧不仅是师傅,也是领导;行者、八戒、沙僧不仅是徒弟,也是下属。在师傅与徒弟、领导与下属的关系上,前者总是指令的发出者;后者总是指令的服从者,前者总是正确的,不正确也正确。唐僧这个形象是精心塑造的,虽然肉眼凡胎、人妖不辨,但却是金蝉长老转世,称为“圣僧”、誉为“真身”,似乎天生就应受人尊崇、被人敬奉,甚至吃一块唐僧肉都能长生不老。这与传统文化对领导的定位异曲同工,领导不是“圣君贤臣”,就是“天纵英明”,维护领导、服从领导,是天职,是本份,领导即使是混蛋、是白痴,也要维护,也要服从。郭沫若写诗“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等于挑剔师傅与领导的错误,等于是对师傅与领导的批评,毛泽东极不赞成,认为“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说是应答唱和,其实是对郭诗的批评,直接将师傅和领导的错误转为外因决定论。

 

官媒片面强调“护身圈”,显然隐含了权力天然正确的前提,不过也在暗示,权力也会面临危险和威胁,当然,这些危险和威胁只能来自外部。正是从这个意义上,领导(权力)也需要“护身圈”。不过,这种对领导(权力)片面维护、回避监督的论点,是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的,也是与总书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论述南辕北辙,同时也罔顾我国官员大面积腐败的基本事实。在我党的哲学中,向来强调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外因通过内因才会发挥作用。大量官员蜕化变质的根本原因在于权力不受监督,潜藏人性深处的自私与惰性,导致了官员自身的腐败。习近平总书记就任之初就曾引用过一句古训,“物必自腐,而后虫生”,就是这个道理。

 

前提既错,一错百错。世界政治文明的发展,一再证明这个道理。权力如同美色和鸦片,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腐败。为了克制附着权杖的人性之恶,必须依靠制度来矫正。英国学者休谟曾经指出:“在设计任何政府体制和确定该体制中的若干制约、监控机构时,必须把每个成员都设想为无赖之徒,并设想他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谋求私利,别无其他目标。”(《休谟政治论文选》,商务印书馆,2010年,P27)美国建国之初,就把欧洲政治的文明成果变为现实,美国宪法之父麦迪逊指出:“如果人都是天使,就不需要任何政府了。如果是天使统治人,就不需要对政府有任何外来的或内在的控制了。”(《联邦党人文集》,商务印书馆,1980年,P264)为了防止权力的腐败,必须以权力制约权力。这已是人类政治文明的成功经验与历史趋势。

 

官媒之所以强调要为领导(权力)画好“护身圈”,正是从前述的政治前提出发的,这个前提与国人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形成的明君、贤相、青天的历史传统与文化意识有直接关系,一句话,对领导(权力)过于信赖与崇拜。美国第三任总统、《独立宣言》的作者杰斐逊认为:“信赖在任何场所都是专制之父;自由的政府不是以信赖而是以猜疑为基础建立的。我们用制约性的宪法约束掌权者,这不是出自信赖,而是来自猜疑。……在权力问题上,不要再侈谈对人的信赖,而是要用宪法的锁链来约束他们不做坏事。我们的制度设计,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目的,即即使不幸碰到一个坏蛋作我们的领袖,我们一样会过得好。”(《宪法的历史——比较宪法学新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P22)

 

也许有人说,对于领导(权力)的监督,其主体是人民,秘书作为领导身边人员,并非同一性质。其实,在《西游记》故事中,“护身圈”的意义与官媒的报道并不一致。孙悟空为唐僧画的“护身圈”,是有形的,甚至整个取经队伍,从人员、马匹、禅杖、袈裟、钵盂,都是如来、观音事先为唐僧设定的“护身圈”。唐僧身边的“护身圈”由孙悟空来画定,这完全是文学虚构,不足为据。常识告诉人们,只有领导为下属画圈(包括规矩或章程),没有下属为领导画圈,领导不可能蜷缩在秘书画定的圈子里。在现实生活中,领导的“护身圈”,由谁画定,如何画定?完全是领导自身决定的事情。圈子关乎领导的政治生命甚至身家性命,必须由领导亲自设计、亲自施工,秘书的眼界与水平怎能保障领导政治生命的安全性?

 

官僚本位的体制,官官相护的现实,已经为各级官员构筑了严密而牢固的“护身圈”。官媒要求下属为领导画好“护身圈”,这样的马太效应,不仅有些多余,而且不切实际。这篇报道来自一位资深秘书长的秘诀与忠告。笔者不曾干过秘书,却也干过秘书长。就我所知,现在的领导到了一定层级,几乎人人都有“护身圈”。这种“护身圈”甚至可以分为核心层、紧密层、松散层、边缘层。构成其核心层的秘书则是重要角色。有人说,“跟领导干一次坏事,胜过给领导干十次好事”,此言不虚。从周永康一案可知,他的秘书们,并非都像孙悟空一样忠心耿耿、保驾护航,也并非都像沙和尚一样任劳任怨、勤勤恳恳,甚至远远超越猪八戒奸懒馋滑、搬弄是非的层次与水平。周永康的“秘书六人帮”,如郭永祥、李华林、沈定成、冀文林、余刚、谈红等人,在我国社会中,虽然已是高层领导,从其劣迹来看,无一不是周永康身边的家奴、走狗、打手、掮客、共犯之流,甚至充当行贿者、看门狗与皮条客,他们的作用与处境可用几则成语来形容,如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狐假虎威、狗仗人势,攻守同盟、兔死狗烹。由这些人构成的“护身圈”,如同《红楼梦》里的“护官符”,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树倒猢狲散”而已。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