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11月23日 16:39

岳珂的爷爷与岳飞的孙子

岳珂的爷爷与岳飞的孙子

(岳飞)

“先臣”是岳珂在给皇帝的奏报中对岳飞的称呼,在口语里就是“我爷爷”。岳飞不用介绍,他是南宋初期的抗金名将和民族英雄,家喻户晓。岳珂是岳飞的嫡孙,是岳飞之子岳霖的三儿子。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3日 15:45

岳飞也是改革者

岳飞也是改革者

中国历史悠久,做什么事,都有一些固定的“套路”与“规程”。在特定的情况下,这些“套路”与“规程”,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因此,突破这些“套路”或“规程”,至少被视为不合时宜。在当下的社会生活中,我们较为熟悉的“套路”或“规程”,主要反映在观念或理论层次,这些通常被称为“教条主义”或“本本主义”的东西,也正是在30年的改革开放中不断被我们突破或摒弃......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8日 16:01

隋炀帝走遍祖国大地

隋炀帝走遍祖国大地

——隋书手记之6

我国古代皇帝外出巡视,也叫巡游、巡狩,按照今天的说法就是视察、调研。一般说来,热衷外出巡游的皇帝,都是雄才大略或好大喜功的主儿。隋代之前,这方面的典型,不过秦始皇、汉武帝二人。隋炀帝作为后来者,“慨然慕秦皇、汉武之事”,在其当政期间,曾七次出巡,其中三次北巡,一次西巡,三次南巡。登基之初,大业元年(605)八月,隋炀帝一巡江都(今江苏扬州)。大业三年(607)四月......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4日 21:10

岳飞怎么成了大地主?

岳飞怎么成了大地主?

报纸副刊有时很尴尬,请来一位名家,又是请赐稿,又是开专栏,却不想这名家只肯施舍“剩饭”,把早已登过的东西“赐”给编辑。一篇以“岳飞的不动产”为主题的短文,就曾拜读三遍,分别见于《羊城晚报》、《齐鲁晚报》和《法制博览》。

名家未必出名作。一些名作,语言如同嚼蜡,观点极少出新,无非是些白领茶余、小资饭后的壶底波澜。不过,此篇却是语惊四......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31日 21:04

增美与溢恶

增美与溢恶

邓广铭先生在《岳飞传》后记中指出,有关岳飞的史料主要有三类,即官史、野史和家史。官史即南宋的官修史书;野史是民间的私人著述;家史则是岳飞之孙岳珂的《鄂王行实编年》,而家史在后世影响最大。在这里,先撇开野史不谈,主要就官史与家史对岳飞的记述略作评述。

先说官史。官方修史是我们的优秀传统,中华古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长达数千年,就得益于这一传统。然而,在历史上,既有&l......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7日 11:45

张之洞抵制外国词语

张之洞抵制外国词语

2014年4月,专程驱车到河北南皮拜谒张之洞墓园。墓园座落在双庙村北的麦田里,孤寂而冷清。这个生前曾位极人臣,死后(“文革”中)被掘墓抛尸的清末名相,他提出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简称“中体西用”),至今余响不绝。“中体西用”并非为了维新或立宪,“戊戌春,佥壬伺隙,邪说遂张,乃著《劝学篇》上、下卷以辟之。大抵会通中西,权衡新旧。”(《张之洞全集》,河北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P10621)为维新......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6日 15:45

谁主《良马对》?

谁主《良马对》?

似乎所有的“对”,都是两人以上且事有主次,比如《隆中对》的主角是诸葛亮,《窑洞对》的主角是毛泽东。标题的“谁主《良马对》?”意思很清楚,就是在这次“对”中,主角是谁,搞不清了。

“良马对”的故事,发生在南宋初年。高宗赵构与马的关系,见之于话本的,有泥马渡康王的传说;见之于史传的,就是这则《良马对》。这个窝囊皇帝,在金兵南......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4日 11:23

岳珂的化妆术

岳珂的化妆术

(岳飞之孙岳珂)

我向来认为,后人对于前人,尤忌溢美与抹黑。恶者不因溢美而善良,善者不因抹黑而邪恶。反之,溢美之于善者,无疑于佛头着粪,抹黑之于恶者,倒近乎制造疑案。不论治史还是论人,均应以客观求实为旨归。

岳珂作为岳飞的嫡孙,他在整理其祖父的史料方面,下过一番搜遗辑录之功夫。但在其编著的《鄂王行实编年》和......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1日 15:33

主动出让思维器官

主动出让思维器官

先秦时期的中国思想界,是否如同森林与花园,总是呈现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和谐状态?看来并非如此。诸子之间也有攻讦,也有倾轧,先不说李斯如何毒死了水平远在自己之上的同窗韩非子,就是孟轲也曾辱骂墨子是“禽兽”。

墨子的“兼爱”思想,显然比儒家之“仁”更具时代意义。&ldquo......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8日 09:37

纸面游戏

纸面游戏

似乎是一种规律,自古以来,中国的改革,往往带有死里求生、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性质。鲁迅先生早曾指出:“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坟·娜拉走后怎样》)正因如此,历史上几乎每次改革,都是在社会危机正在酿成甚或已经爆发的情况下发生的。清末变法就是在挨了八国联军的鞭子才启动的。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7日 09:37

质疑缇萦模式

质疑缇萦模式

东汉史学家班固有一首《咏史》诗,文字不长,照录如下:

三王德弥薄,惟后用肉刑。

太仓令有罪,就递长安城。

自恨身无子,困......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4日 20:20

隋炀帝算不算侵略扩张?

隋炀帝算不算侵略扩张?

——隋书手记之五

评价同一历史事件,有时却有两种评价标准。同样是军事占领,如果是外国古人比如沙皇、日本对近代中国的侵略,我们一般称其为侵略扩张,那是要谴责的罪恶;如果是中国古人对周边的鲸吞或蚕食,我们则称之为开疆拓土,那是要歌颂的功勋。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1日 10:38

千秋争议隆中对

千秋争议隆中对

在国人的阅读体验中,诸葛亮是三国的魂,三国的骨,没有诸葛亮的三国,如同没有林黛玉的红楼,不可想象。《三国演义》七实三虚,诸葛亮的出场,罗贯中制造了许多悬念,作了大量铺排,荆襄民谣,水镜荐贤,徐庶回马,三顾茅庐,层层递进,一波三折,吊足了读者胃口。从诸葛亮闪亮登场,到诸葛亮彪炳史册,最根本、最重要、最成功的剧情就是“隆中对”。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0日 10:59

从民本到民主的桥梁

从民本到民主的桥梁

——兼议“为人民服务”的民本基因

如果有人问“为人民服务”这个概念属不属于民主范畴,回答也许很肯定。“为人民服务”的确是民主价值所要求的行为,问题不在这个行为本身,而在于这个行为的主体是谁,这个主体的认定是否合乎民主原则。

梁启超在《先秦政治思想史》中对美国人林肯的民......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7日 15:42

来自卢森堡的批评

来自卢森堡的批评

来自卢森堡的批评 

安立志

人们往往有刨根问底的好奇心。前不久,通过《随笔》杂志刚购到一本花城版罗莎·卢森堡的《狱中......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5日 14:11

如来其人

如来其人

本文说的如来,不是名山古刹端坐在大雄宝殿上的释伽牟尼,不是在伽耶山菩提树下悟道成真的乔达摩·悉达多,也不是迦毗罗卫国舍身饲虎的三王子摩诃萨埵,而是神魔小说《西游记》中的如来,一个虽非男主角、但却被描写成无始无终、无生无死、佛法无边的最高“领导者”。

鲁迅在谈到吴承恩的《西游记》时说:“作者禀性,‘复善......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2日 11:21

亶父与项羽:人权高于王权的理论与实践

亶父与项羽:人权高于王权的理论与实践

古代中国,由于王朝更替,江山易帜,导致连年战乱,饿殍遍野,曹操笔下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蒿里行》),并非文学虚构。改朝换代如此,同室操戈也是如此,朱明叔侄的削藩靖难,也曾演出过一幕 “燕京以南,所过为墟,屠戮无遗”,“青燐白骨,怵惊心目”(《南宫县志·兵事篇》)的历史悲剧,正因如此,我辈才成为山西大槐树移民的后裔。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7日 08:08

寻访武松墓

寻访武松墓

下了六和塔,搭上出租车,把目的地告知的哥,的哥犯了难,“我也不知道武松墓在哪里”。人们常说,的哥是城市的“活地图”。的哥都不知道的地点,要么地处偏僻,要么少人光顾。无奈,我只好在西湖西侧路旁下车,边走边打听,当然只能打听当地人。在一个服务窗口,一位老兄帮了大忙,他热情指示了武松墓的具体位置,临走还不忘告知乘车方式。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3日 15:46

稼轩问月

稼轩问月

中秋将近,读辛弃疾先生的“木兰花慢”词,不禁感慨系之。

辛弃疾是南宋初年不可多得的优秀政治家、军事家,惜乎苟延残喘、偏安江南的小朝廷,始终不肯为他提供施展长才的平台,且屡遭谗毁,投闲置散,以致于先生20年大好年华只能徜徉于赣东北的“带”湖、“瓢”泉之间,一生忠愤只能发而为词,这位满怀豪情,“看......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2日 19:19

六和塔的传说

六和塔的传说

几次去杭州,都不凑巧,未能造访六和塔。退休前,在浙江大学参加培训之暇,一个周末的午后,信步登上了心仪已久的六和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