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文章归档 > 2022年01月
2022年01月21日 20:33

“以今天的眼光”

“以今天的眼光” “以今天的眼光”

 

文 \ 安立志

    

  朋友发我一条微信称,杂文圈最近冒出一种声音——有人以今天的眼光看鲁迅,揪住鲁迅的小辫子不放。这话的口气居高临下,似乎在为杂文界立规矩——鲁迅不许质疑与批评。

不许“以今天的眼光看鲁迅”,其实是一种思维方式,其实质就是不许“以今天的眼光看历史”。怎么理解这个“以今天的眼光”呢?

李大钊曾有一篇名文,标题就是《今》,他指出:“无限的‘过去’,都以‘现在...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07日 19:13

再论“以史为鉴”

再论“以史为鉴”

 

文 \ 安立志

 

毋庸解释,“以史为鉴”的“鉴”是镜子,无论青铜镜还是玻璃镜,镜子里的人就是自己。镜子有好坏之分,面容与镜相,无损益,无扭曲,里外一致,就是好镜子。正因如此,才有了刘禹锡的《昏镜词》(《刘禹锡集笺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页561),貌美的自然喜欢“皎如”的明镜,貎丑的宁可购买“雾如”的昏镜。唐太宗的“以铜为鉴”与“以古为鉴”,道理是一样的,“以史为鉴”,也有“...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06日 17:16

三论“以史为鉴”

文 \ 安立志

 

前两篇讨论了“以史为鉴”的逻辑,本文谈的是“以史为鉴”的主体。

自秦以降,皇权专制绵延两千多年,“悲风成阵,荒烟埋恨,碑铭残缺应难认。知他是汉朝君,晋朝臣。”尽管他们“把风云庆会消磨尽,都做了北邙山下尘。”(张养浩《山坡羊·北邙山怀古》)然而,历史就蕴藏在这岁月烟尘之中。秦汉砖瓦,晋唐衣冠,古墓碑铭,残帛断简,历史镜鉴原本不难寻觅。然而,一部中国史,却是走马灯式的王朝循环。帝王将相...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03日 15:49

略论“以史为鉴”

略论“以史为鉴” 略论“以史为鉴”

 

文 \ 安立志

 

 

“鉴”是古代的镜子,多以铜制成,“以铜为镜”,即为此义。“以史为鉴”,是把历史当镜子,最权威的用法是,唐玄宗生日,张九龄修过一部《千秋金鉴录》;宋神宗时期,司马光编了一部《资治通鉴》。唐太宗的“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人们耳熟能详,都是“以史为鉴”的意思。

明末思想家王夫之就《资治通鉴》的“资”和“鉴”作过阐述。如何理解这个“资”:“设身于古之时势,为己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