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安立志 > 文章归档 > 2018年04月
2018年04月28日 14:07

念奴娇 赵王城遗址怀古

念奴娇  赵王城遗址怀古

念 奴 娇

赵王城遗址 [i] 怀古

2018318日)

 

赵王安在?越千年,只剩沙丘 [ii] 砖砾。

浩瀚王城,寻不见,逐鹿七雄 [iii] 遗迹。

壮丽瑶台,恢宏玉宇,已被灵丘 [iv] 瘗。

邯郸一梦,历经多少风雨。

 

遥想主父 [v] 当年,仗图强意气,力排非议。

举世胡服,乘骏马,箭射中山边地。

政必人失,咎由自取,探鷇宫中毙。

罕生雄主,又闻兴废残曲。


[i] 赵王城遗址,是战国时期...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24日 14:51

高唐州强拆案不值一提

高唐州强拆案不值一提

 (小旋风柴进剧照)

《水浒传》第五十一回描述了一桩强制拆迁案。高唐州知府高廉的小舅子殷天锡(也称殷直阁),倚仗姐夫的权势,看上了柴皇城的花园,限期三天,强制搬迁,要将花园占为己有。

 

这起强拆案之所以典型,是由于博弈双方当事者都不一般。殷天锡如此霸道蛮横,不仅因为他姐夫高廉是高唐州的一把手,而且因为高廉还是当朝权臣高俅的叔伯兄弟。金圣叹说:“吾观高廉倚仗哥哥高俅势要,在地方无所不为,殷直...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22日 07:21

高唐强拆的政治博弈

高唐强拆的政治博弈

 

梁山108人都是朝廷的反叛者。在这108人中,三阮可反(因系生活窘迫的社会底层人员),宋江不可反(毕竟是帝国基层政权工作人员),林冲可反(因其受到中央高官的迫害),徐宁不可反(不就是丢了雁翎锁子甲么!)。其实,最不该反的是小旋风柴进。柴进系大周皇帝柴世宗的嫡系子孙。由于柴姓皇帝对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有陈桥“让位”之功,越匡胤从人家孤儿寡母手中取了皇位,也许过意不去,即位之初就颁布圣旨,给予柴氏家族...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5日 18:18

千万别说外国好

千万别说外国好

 

我国近代以来,除马恩列斯等少数几人外,“闻洋人之长便怒,闻洋人之短则喜”,几乎成为国人的人文生态。本文谈论的不是个体的洋人,而是外国(确切地说,是指西方列强或欧美各国),除了20世纪50年代的对苏一边倒,“千万别说外国好”,更具普遍的告诫意义。

 

在我国,做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思想者,不是一件荣耀而舒心的事,尽管人们常说“真理有时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在一个专制历史漫长、封闭传统悠久的国情里,不...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9日 17:33

徐向前元帅高祖 开眼看世界先驱——晚清爱国者徐继畬

徐向前元帅高祖  开眼看世界先驱——晚清爱国者徐继畬

 

山西省五台县人杰地灵,佛教名山——五台山钟灵毓秀,此地近代以来名人辈出,徐向前、阎锡山就是其中的侥侥者,二人分属敌对营垒,但就历史地位而论,都堪称翘楚。被民间称为“山西王”的阎锡山年长,是旧政权在大陆最后一任行政院长兼国防部长,晚生18年的徐向前则是新政权的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十大元帅之一。说起来有意思,阎锡山还是被徐向前在解放战争中赶出山西的。其实,在中国近代史上,五台县还有一位名扬中外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6日 09:18

二奶的仗势

二奶的仗势

 

前年朋友相聚,叙及一官场笑话。某次,上级纪检机关接到群众举报,谓某地官场腐败成风,几已全军覆没。遂至该地查究办案。全体官员被召至会场,上司宣布:已经掌握证据,别想侥幸过关,为了挽救干部,提供一次机会:主动交待的,从轻处理;执迷不悟的,严惩不贷。接着宣布实施办法:贪污受贿的,坐到会场左边;包养二奶的,坐到会场右边。在场官员面面相觑、左顾右盼多时,只好对号入座。但在中间犹有数人巍然不动。上司喝...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2日 06:12

富有成效的睡眠教学法

富有成效的睡眠教学法

 

《美丽新世界》初版于1932年,1946年再版时,作者赫胥黎写过一篇“前言”,他指出,宇宙国要使人们心甘情愿地被奴役,需要四个方面的必要条件,一是大幅度改进了的暗示技术,二是十分发达的人类分等科学,三是酒精及其他麻醉品的代替品,四是绝无差错的优生系统。

 

宇宙国通过“波坎诺夫斯基程序”和“波孜纳普技术”,普遍推行了(印第安人保留区除外)人类人工繁衍,推行过程并不完美,比如主人公伯纳·麦克斯本来...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1日 14:20

梁山好汉的妻子们

梁山好汉的妻子们

 

施耐庵的《水浒传》,虽是四大名著之一,但他的女性观却颇受诟病,似乎从心底里充满了对女性特别是漂亮女性的仇视,在他笔下,梁山好汉要么没有家室,要么不近女色,书中的女性,不是凶悍残忍,就是风流淫荡,不是红颜薄命,就是结局悲惨……有人分析说,施耐庵是不是有点心理变态、性别歧视或者受过女人的伤害。《水浒传》成书的年代,男权社会,理学猖獗,“红颜祸水”,强盗文学,种种因素,体现在书中,并不奇怪。

...

阅读全文>>